第9章

落日山脈。

顧羿腳程飛快。

強大的靈魂力量,讓他感知力極強,牢牢鎖定鄧正平的氣息。

“果然是前往秘境。”

“他要去通風報信麼?”

這處秘境,是顧羿無意中所發現,處於半山腰的一處隱蔽洞口。

隻是大致參觀了一下,因為實力太弱,並未獲得多少實質性的物品。

反倒是出來時,被鄧元意外撞見。

威逼利誘,這才爆出了秘密,也為自己引來了殺身之禍。

“此處定是大能隕落之地,有著無數好處,也不知被鄧家人瓜分的如何了。”

顧羿有些焦急。

不過好在,他的速度是完全在鄧正平之上的。

很快便追上了。

“你果然來了。”

鄧正平覺察到顧羿的存在,停下腳步,回頭看去。

顧羿輕輕落地。

凝視著後者。

“嗬嗬,顧羿,我不得不承認你現在的確有些實力,但這並不能成為你與我叫板的資本。”

鄧正平此刻,殺意無數。

臉上的笑容也越發陰鷙了起來。

“我引你來此地,就是要將你就地正法!”

“這秘境周邊,已被我鄧家佈下了結界,這裡的任何靈氣波動,都不會傳出去!”

顧羿笑道:“外麪人多眼雜,你故意逃跑,就是引我入結界,方便你殺人滅口。”

“你很聰明,但也到此為止了。”

心思被猜到,鄧正平知道,今日無論如何也不能放過此子了。

低喝一聲,靈氣變幻。

一尊紫色大鼎從空中出現,懸浮於鄧正平頭頂,不斷散發光芒。

“這纔是我真正的底蘊!”

“祭出靈兵寶鼎,饒是你靈海境三品,今日也要給我跪下!”

鄧正平癲狂大笑,“顧羿,能逼我動用靈兵,你也足以自傲!”

話不多說。

拖鼎而來。

無數勁風捲起,呼嘯不斷。

“居然還有一件靈兵。”

顧羿喃喃,靈兵祭出,全力一擊,這鄧正平也的確有擊殺靈海境三品的手段了。

“可惜,我也有!”

“黑雷刀!”

在鄧正平的驚訝目光中,顧羿手中多出一把黑色大刀。

滋啦滋啦!

漆黑色的閃電,纏繞刀身。

散發著恐怖驚人的破壞力。

轟!

舉刀豎劈而去。

兩大靈兵對抗,靈氣宛如漣漪一般散開。

所到之處,無數草木被直接摧毀,化為齏粉。

整個地麵都龜裂了數十丈,宛如蛛網,令人心驚。

這裡被結界籠罩,外界根本看不到裡麵。

否則這般動靜,且有靈兵出世,早就引來了無數看客。

砰!

鄧正平整個人倒飛出去,化作斷線紙鳶。

在地上擦行數十米,纔是止住身形。

頗為狼狽,全身被黑雷擊中,毛髮燒焦,漆黑一片。

噴出一口鮮血,不敢置信的望著顧羿:“你竟也有靈兵?!”

他仔細端詳,“這柄黑刀,明明是被鄧山所收,隻是一件不入流的次品靈兵,為何能與我的紫陽寶鼎所抗衡!”

說話時。

懸在空中的紫色,啪的一聲脆響,炸成無數碎片。

鄧正平的靈兵,被一刀毀滅了!

“鄧山之流,天賦平庸,他也配持這黑雷刀?”

顧羿不屑一笑。

靈兵之強大,冇有足夠靈氣,根本無法駕馭。

鄧山雖有,但他入靈境的修為,連握的資格都冇有!

“此子過於恐怖,先跑!”

一念至此,鄧正平腳下靈氣爆發,整個人衝了出去。

他知道,以自己靈海境二品的修為,絕不是顧羿的對手。

必須要進入秘境,尋求庇護。

鄧正平負傷逃竄。

顧羿卻冇有第一時間追擊。

從鄧山的納戒中,取出兩枚可以回覆靈氣的丹藥。

花費積分強化到五品後,扔入口中。

獨戰五位青衣長老,又一刀擊傷鄧正平。

即便是靈海境三品,他的靈氣也消耗了不少。

秘境之中,還不知情況。

自己需要將狀態補滿。

好在,五品丹藥,效果驚人。

片刻之後,顧羿起身,朝著秘境掠去。

……

半山腰。

山洞深處。

有一麵藍色的旋渦。

這就是秘境空間的入口。

在這其中,有著數間石室。

此刻,隨著鄧正平的焦急講述,所有人都是停下手中工作,彙集在了入口處。

為首之人,滿頭銀髮。

身材精瘦,卻氣勢不凡。

尤其是那一雙眼睛,毫不渾濁,極為有神。

此人就是鄧氏族長,照天宗內門四院南院的院長,鄧封河。

一身實力,靈海境九品巔峰!

“好,此事老夫已經知曉。”

“我鄧家在照天宗謀劃數年,卻始終難得機遇,這處秘境之寶承載著我等騰飛的希望,斷不能讓外人插足!”

“今日任何人膽敢進來,都要以雷霆手段滅殺!”

一眾鄧家族人聲勢滔滔。

“全聽族長安排!”

突然。

鄧封河老耳一動。

“來了!”

眾人立即催動靈氣,各種靈技蓄勢待發,準備朝著入口直接投去。

要出其不意,直接斬殺!

嗖!

有東西飛了進來。

“兄弟們,給我打!”

“這麼多靈技,直接給他轟成肉餅!”

“什麼靈海境三品,過得了這一關麼!”

轟轟轟!

靈技不要錢的狂扔。

發出一連串的聲響。

“嗯?”

鄧封河抬手,眾人停息。

纔是發現他們所集火之物,哪裡是人,乃是一隻靈獸。

被轟成了肉沫,掉落下來。

嗖!

幾乎是同一時間,又一道身影衝了進來。

黑光閃爍,伴隨著打雷之聲。

兩位鄧家族人已經被當場劈飛。

“有點心思。”

“你就是顧羿?”

望著闖入之人,鄧封河巋然不動,一派仙風道骨模樣。

很快,他的目光就是放在了顧羿手中的黑雷刀上。

“上品靈兵?你竟有上品靈兵!”

難怪鄧正平不是對手。

難怪今日能鬨出如此動靜。

原先所有的倚仗都是這把上品靈兵。

而上品靈兵,強如鄧封河,此刻眼中都是止不住的貪婪。

“看來,你就是鄧氏族長,傳說中內門那位不可明說的存在。”

顧羿輕抖身上灰塵,嘴角也是露出一抹笑意。

抓了隻靈獸前來做前鋒,此舉果然有用,鄧家為滅殺自己,可謂無所不用其極。

鄧封河揮手。

一眾鄧家族人皆是後撤。

“族長要親自出手!”

“即便擁有上品靈兵,這小子也不可能是族長的對手!”

“那是,靈海境九品的實力,與他差之若淵!”

“顧羿完蛋了!”

呼呼呼!

鄧封河衣衫抖動,一股駭人的威壓被釋放出來。

肉眼可見的靈氣,肆意散播。

被波及到的鄧家族人,很多都被直接掀翻在地。

有些狼狽的爬起來,然後再度後退。

“顧羿,你已成魔,今日本院便要替天行道,除了你這禍害!”

鄧封河悠悠之聲,從四麵八方傳來。

他整個人離地幾尺,越發顯得神秘強大。

“哼。”

冷哼一聲,顧羿搖頭:“不過是覬覦我的靈兵,何必說的這麼冠冕堂皇!”

“你若想要,來拿便是!”

話罷瞬間,顧羿直接出手。

黑雷刀脫手而出,化作一道黑色閃電,直逼鄧封河麵門。

眾人吃驚。

誰能想到,實力如此懸殊對決,居然是他顧羿率先出手。

他哪來的勇氣!

族長已經身體懸浮幾尺,顯然已經觸摸到了那個層次的門檻。

要知道,禦空而行,乃是靈皇境的本事。

說明族長此刻已然半步靈皇!

隻手遮天的存在!

“退!”

看似隨手一揮,實則無數靈氣湧動。

鄧封河單手接刀,精準地捏住了黑雷刀的刀刃。

便陷入對峙,雙方一動未動。

秘境裡卻是天地變色,飛沙走石。

“無愧於一族族長,實力如此懸殊,竟直接動用全力,看來對於上品神兵,他也極為忌憚。”

顧羿脫身而出,空中翻滾,安然落地。

也是不再保留。

“天絕霸刀!”

腳底發力,顧羿再度衝了上去。

這一次,七品靈技直接動用。

一道道漆黑色的閃電,有如邪魔的觸手,順著這一刀,在秘境裡翻滾。

鄧封河眼睛半眯,他知道,這一刀非比尋常。

哪裡敢怠慢。

手指掃過納戒,一杆長槍是出現在手中。

直接施展靈技,迎上顧羿。

此刻,一眾鄧家族人倒抽涼氣。

“族長居然是動用了自己的靈兵!”

“顧羿真的這麼強嗎?”

“他看起來隻有十**歲的樣子,為什麼有如此修為和寶貝!惱人啊!”

“但是一切都結束了,這一槍,太恐怖了,顧羿擋不住!”

轟!

巨響傳出。

眾人看清,那顧羿是連退十幾步,方纔穩住身形。

而鄧封河僅是原地踉蹌了一下。

卻不等眾人慶賀,便看到顧羿再度襲來。

轟轟轟!

兩人對打,靈兵對拚。

一刀又一刀!

一槍又一槍!

無數令人心悸的聲音傳出。

雖然顧羿每每都是在退,但所退的步數卻是在不斷減少。

至第五刀時,顧羿僅僅隻退了一步。

而鄧封河同樣退了一步。

“孽畜!你居然拿本院練刀!”鄧封河怒吼道。

這幾刀打下來,他看明白了。

顧羿根本就冇有動用全力,反而是在練習自己的靈技,以及提升自己和靈兵的磨合度。

最恐怖的是,顧羿的進步肉眼可見,可謂神速。

每一刀的威力,都在不斷疊加!

這還是人麼!

“嘿嘿。”

顧羿咧嘴一笑。

自己今日才獲得黑雷刀與天絕霸刀,當然生疏。

難得碰上高手,自然要好好熬打一番。

對自己大有裨益。

憑藉聖人級彆的天賦,他已經讓自己對刀以及刀法的領悟,更勝一籌。

鄧封河的臉色陰沉,能擠出水來。

他雖然是靈海境九品巔峰修為,但自身的功法和靈技,都隻是中規中矩。

品階不高。

一連和顧羿交手六招,已是能發現不少端倪。

對方的靈氣無比精純。

定然修煉了高階功法。

還有這刀法,定然也是高品階的靈技!

“可惡!”

鄧封河怒髮衝冠,這樣的打擊對他太大了。

但同樣,臉上的笑容也越發猙獰。

顧羿全身都是寶,一旦將其擒拿,這些寶貝都將落入自己手中。

屆時,他鄧封河以及鄧家將會徹徹底底的揚名!

靈皇境,唾手可得!

想到這裡,鄧封河前踏一步。

“顧羿,本院不得不承認,我有些小看你了。”

“但你若真以為憑藉這把上品靈兵,以及你所修煉的靈技,就能擊敗本院,簡直癡人說夢!”

“速速束手就擒,將你身上的寶貝儘數交出,本院今日放你一馬!”

聞言,顧羿隻是搖頭一笑。

“這話我還給你,今日你自己將納戒以及在這秘境中尋到的寶貝全部交出,我考慮留你全屍。”

玄幻:無限強化,橫推萬古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