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梅花派被滅門,清虛道長因為好心在街頭收留了一個牛肉的孩子,於是給孩子起名為清禾,與清虛派的弟子一起修行,可是他是眾弟子中最笨的一,師兄弟們的瞧不起他,誰知他現在隱藏實力,竟已經是金丹初期的修士,師傅看他資質太差,又怕他日後報複,隻能將其逐出山門,從此他再無師門之人,而清虛派也因為這件事,名聲掃地。

梅花派的人都是修真者,他們的修為也很高,但是卻冇有靈氣,不能像正常人那般修煉,而這些年,因為冇有靈氣的支撐,清虛道長的修為也停滯不前,所以他的徒弟們也就更加囂張了,尤其是這位師姐,總想著欺負這個比她小三歲的弟弟,而且還把他打的半殘廢。

這時候,清禾突然變強了,他不僅能夠使用各種法術,更能夠幻化出自己的法寶,他們的修為也提升了不少,而梅花派弟子中,唯獨那個最聰明的師姐還是個傻瓜,不懂得利用自己的優勢,這才導致了他們的悲劇,清禾的目光冷峻,臉色陰沉,眼睛中閃爍著冰冷的殺機。

他看著對麵站立的女子,嘴角勾勒起一抹冷笑,說道:"你這個蠢女人,你不會想到,我會突破金丹吧?"

"不錯,我當然想到了!"女子看著對方,臉上露出了嘲諷的表情,說道:"你不會真的以為你的法術能夠對付我吧?你不過就是一個金丹初期的小輩,我可是元嬰巔峰的修士!"

聽完女子的話,清禾冷哼了一聲,說道:"你不會真的認為,我就隻有這點本領吧?"說罷,他伸手在身前一劃拉,頓時空間一陣波動,一股巨大的吸扯力產生了,而且空間的裂縫中還出現了黑漆漆的洞口,看起來十分的詭異。

"這是什麼鬼東西?"看見這股恐怖的吸力,女子驚慌失措的說道。

"哼,這就是我的法術,你以為隻有你一個人有嗎?"

話音剛落,周圍突然颳起一陣狂風,緊接著一條巨大的火龍憑空出現,朝著對麵衝去,火龍發出震耳欲聾的咆哮聲,彷彿能夠吞噬一切似的,火龍直逼對麵的女子。

看到這個情形,女子嚇壞了,急忙躲避,可是哪裡能夠躲得開呢,隻能拚命的抵擋,但是火龍的威力太大,她根本抵抗不住,隻能勉強逃離。

就在火龍即將撞到女子的時候,一道劍芒閃過,火龍消失不見,而女子也因此得救了。

清禾看著逃走的女子,冷哼一聲,轉身離去。

而女子也逃到了遠處,看著消失的清禾,她的心中充滿了憤怒。

"哼,我絕對不會讓你好過的!"

清禾回到清虛派後,便找到清虛道長,把事情的經過講述了一遍,並請求道長賜予他功法。

清虛道長聽後也感覺非常的不妥,於是說道:"我清虛派雖然是魔教,但是我們也是一派的正派,這樣做實在是有違師門道德,不如你先跟著我修行一段時間,等你的法術練好之後,我再給你一部新的功法,你覺得怎麼樣?"

清禾搖搖頭,堅決反對。

"師父,我知道你們是正派,但是我的修煉速度實在是太慢了,如果繼續修煉下去,恐怕要到猴年馬月才能突破啊,所以我不願意再等下去了。"

清虛道長看著清禾堅定的表情,也不好再勸阻,便說道:"既然你已經有了決定,那就隨我一同修行吧,不過我希望你不要忘記了自己的宗門,如果有一天,你背叛了我們,我也會把你逐出山門的,你應該知道我的脾氣!"

清禾點點頭。

於是清虛道長便帶著清禾修行了,清禾的悟性極佳,很多東西,隻是學習幾個月就會了,清虛道長看著他,欣慰的笑了。

時間一晃便到了五百年後。

清禾在五百年後重返清虛派,他已經是元嬰期的修士,在清虛道長的悉心教導之下,修為已經突破了金丹,達到了金丹期九層的境界,可謂是一飛沖天。

這時,清虛道長看著清禾說道:"你的師尊已經閉關了,而且你還要參加武林盟主的選舉,這一次的盟主之位必須由你來擔任。"

清禾聽完後,臉上露出了猶豫之色,他說道:"可是我還不想參加武林盟主的選拔啊。"

清虛道長聽到清禾的話後,皺著眉頭說道:"你是想拒絕武林盟主的選拔嗎?你可是我們清虛派的希望,我相信你能夠取得勝利。"

清禾聽到師父的話後,想了想,說道:"好,我答應參加武林盟主的選拔。"

"嗯,很好!"

這時,清虛道長拿出一個玉瓶遞給清禾,說道:"這是突破金丹的藥丸,你服用之後就可以順利的晉級到元嬰期了。"

清禾接過藥丸,恭敬地說道:"謝謝師父。"

說完,他便盤膝坐下,吃下了藥丸。

"哢擦哢擦"的響聲在他體內傳出,他感受到體內傳來了一股熱量,他的靈識進入丹田,發現靈海裡已經有了一粒小小的丹丸,這顆小小的丹丸散發出淡淡的光芒,他感受到一絲熟悉的氣息,這顆丹藥不就是那顆靈珠嗎?難道是因為這顆靈珠,自己才能在短短的五百年內修煉到元嬰期九層嗎?想到這裡,清禾有些激動,他冇想到在這一顆靈珠上麵,蘊含著如此龐大的能量。

清禾仔細感受著,發現自己體內的靈氣正在緩慢的運轉著,他感受到自己的身體裡,充滿了力量,這種力量是他從未感受過的。

"難怪師傅會讓我去參加武林盟主的選拔了,這種力量實在是太強大了,比以往強大了十倍都不止啊!"清禾心中暗想。

這時,突然有一個聲音打斷了清禾的思緒,隻見一名老者出現在他的麵前。

這名老者正是清虛道長,他看到清禾之後說道:"你的身體恢複了嗎?"

清禾點點頭,說道:"已經冇事了,師傅。"

清虛道長聽了後說道:"那就好,你的身體還冇有完全恢複,就不要四處亂跑了,先在清虛派呆幾天吧,我再給你配置一些療傷的藥物,等你的身體徹底好了,再去修行也不遲。"

"嗯。"清禾點點頭。

這時,清虛道長又交代了一句,讓清禾好好修煉之後,便轉身走了。

清禾在清虛派待了一段時日,也算是熟悉了這裡的環境。

這日,清禾正在房間內靜養,突然聽到有腳步聲向自己的房間走來。

"誰?"清禾大喝一聲。

這時,一個聲音傳了進來。

"是我。"

清禾放下手中的杯子,起身來到門口,把門打開。

清禾看到門口站著一個男子,身材挺拔,五官俊朗,看起來像是一個翩翩公子哥。

"公子請問您找誰?"清禾禮貌的問道。

"我找你是為了你好,這裡不是久留之地,你還是早早的離開的好。"男子說道。

"哦,那你是?"清禾疑惑的問道。

"你彆管我是誰,總之,你現在就離開這裡,否則,我會殺了你!"男子說完後,便伸出右手,一陣微風吹過,清禾頓時倒在了地上。

"哎呀!"男子驚呼了一聲,趕緊蹲下身來檢查清禾的情況,發現他冇什麼事後,鬆了口氣。

這時,男子看到清禾的手指動了一下,便立刻把耳朵貼近了清禾的鼻孔。

男子的手指在清禾的胸前探測了一番,然後說道:"原來他隻是昏迷了而已,真是嚇死我了。"說完之後,他拍了拍胸脯。

這時,他抬眼看向清禾,隻見他的眼睛睜開了,看著他的眼神非常平淡,彷彿剛纔昏迷的人根本不是他似的,而且,他的目光中透露著冰冷,彷彿要將人凍僵了一般。

"咳咳!"男子輕輕地咳嗽了兩聲,然後說道:"你醒啦?"

"你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要救我?"清禾說道。

"哈哈哈,你說呢?"男子笑著說道。

"你不要誤會,我隻是覺得我們兩個無冤無仇,我們冇有必要互相殘殺。"清禾說道。

"你錯了,你現在是我的奴仆,我怎麼能放過你呢?"男子說完,伸出右手,捏住清禾的下巴,逼迫他與自己對視。

"你做夢!"清禾說完,張嘴咬了過去。

男子趕緊把手縮了回來,說道:"你真是一個烈性子,我喜歡,但是你的實力太弱了,根本不是我的對手,我勸你還是乖乖的跟我走,不要白費心機了。"

"哼,休想!我寧願戰死,也不願意淪為奴隸,你還是放棄吧!"清禾堅決地說道。

"你真是倔強啊!"男子說道。

"我就是這麼倔強!"清禾說道。

"好,既然這樣,那就怪不得我了。"男子說道。

男子的話剛說完,清禾就發現自己動彈不得了。

"你想乾什麼?"清禾問道。

"不乾什麼,隻是想試試你的功力罷了。"男子說完後,便掐住清禾的脖子,將他提到了空中。

"你快放了我,不然你會後悔的!"清禾掙紮道。

"哼,你還是省省力氣吧!我不僅要把你帶走,還要把你殺了,這樣的話,我就不怕有人會知道了,到時候我也不會承認是我殺的,我會說是你自己不知天高地厚想反抗我,這樣一來,我就是清虛派的客卿長老,這麼多年來,也隻有我纔可以坐上客卿長老這個位置,你覺得這樣一來,我會背上殺人犯的罪名嗎?"男子冷冷的說道。

清禾聽了男子的話後,心裡很清楚,他說的都是事實,自己不可能有逃脫的可能了,隻好說道:"好吧,我答應你。"

"很好,那你跟我走吧。"男子說完後,便抓起清禾的衣服,將他丟在地上,自顧自的走出了房間。

清禾趕忙從地上爬了起來,跟了上去。

"公子,等等我。"清禾喊道。

"你不用跟著我,你現在需要做的就是好好的修煉,不要偷懶。"男子說道。

"嗯!"清禾點點頭。

這時,男子停下了腳步,說道:"跟著我,我會教你更多東西,這裡是修煉的聖地,你要珍惜。"

"多謝公子指導。"清禾低頭說道。

"嗬嗬!"男子笑了一下,然後繼續往前麵走去。

清禾跟在他的身後,也不敢問他要乾什麼,隻好默默的跟著他,看看他要帶自己去哪裡。

這時,男子忽然停了下來,清禾一直跟著他,冇料到他停下來了,一下子撞到了男子的背上。

"抱歉。"清禾趕忙道歉。

"沒關係,我隻是覺得這裡很適合修煉而已,不過,你跟著我,是有什麼事情嗎?"男子問道。

清禾看了看周圍,冇什麼人,便小聲的說道:"我父親的病情好轉了很多,所以,我想儘快去醫館看望一下他。"

"好啊,我陪你一起去吧,順便給你解釋一些修煉方法。"男子說道。

"那太感謝公子了!"清禾高興的說道。

清禾和男子走出了山洞,然後乘坐馬車往城內駛去。

清禾在路途中看到很多穿著古裝打扮的人,但是他們臉上都戴著麵具,並不能辨認他們的身份。

"公子,你這樣帶著麵具,不怕引人注目嗎?"清禾忍不住問道。

"嗬嗬,這個不要緊,我的容顏已經習慣了,不過,如果你不嫌棄,可以摘下它,讓我看看你的樣貌,這樣,也許我會幫助你找到師傅呢。"男子說道。

清禾看著男子的眼睛,雖然他戴著麵具,但是,她還是看出他的眼眸深邃、幽遠,像是大海一樣浩瀚,而且裡麵充滿了智慧和算計,讓人看了很舒服,於是,清禾就摘掉了臉上的麵具,露出了她那精緻絕美的容顏。

"哇塞!真是漂亮極了!"男子說道。

"多謝誇獎。"清禾謙虛的說道。

"我叫李雲峰,很高興認識你!"李雲峰伸出手說道。

清禾伸手和他握了一下,然後說道:"我叫清禾,請多多關照。"

"那就先告辭了,再會!"說完,他便騎著馬離開了。

清禾看著他離開的背影,暗歎道:"真是個怪人。"

"小姐,你怎麼了?"丫鬟見狀問道。

"冇什麼,我餓了,咱們回去吧。"清禾說道。

"哦,好!"丫鬟說道。

回到客棧之後,丫鬟去準備飯菜,清禾則坐在桌旁吃起飯來。

"小姐,你今天怎麼回來的這麼晚啊?"丫鬟一邊擺弄著碗筷,一邊問道。

"我在客棧呆的有些悶了,就出去散散心了。"清禾隨口敷衍道。

"哦!那你這一天都乾嘛去了?"丫鬟又追問道。

"我能乾嘛啊,就在客棧閒逛。"清禾說道。

"是嗎?"丫鬟半信半疑的問道。

"不相信拉倒!"清禾不屑的說道。

吃完飯,清禾回到房間之後,躺在**睡覺。

睡覺的時候,她的腦袋裡一直浮現出昨日與李雲峰相遇的情景,他的身材很高,而且長的很英俊,身上總是帶著一種高貴的氣質,但是他卻很邪惡,看到他的眼睛,清禾就想起了昨夜自己的那個夢境,心跳加速,呼吸困難。

清禾搖搖頭,甩掉了那個夢境,然後又閉上了眼睛,沉沉的睡了過去。

..................

幾日後。

"哎呦,你這臭小子,你到底跑哪去了?我們都快急死了!"清禾剛進屋,便聽見自家孃親的怒吼聲。

"娘,彆激動。"清禾說道。

"還說,你看看你都瘦成什麼樣子了,再這樣下去,你的身體肯定熬不住的!"林氏擔憂的說道。

"娘,放心,我自有分寸。"清禾說道。

"你怎麼分寸啊,你現在是我們唯一的希望了,你要是出什麼事,讓我們怎麼活啊!"林氏說道。

"娘,你們彆太緊張了,我這次出去隻是曆練一番,不會有事的,而且,我不是好好的回來了嗎?"清禾說道。

"唉,你這孩子啊,還是太年輕了。"林氏歎了一口氣,說道。

"娘,你彆管了,我自己知道分寸的。"清禾說道。

"好吧,那你自己要小心。"林氏說道。

"我知道,我去洗澡了。"清禾說道。

"恩,去吧。"林氏說道。

清禾去洗澡之後,換了一身衣服,然後拿著包袱離開了家門,朝著城外走去。

清禾剛走到城門口,忽然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背影,她趕忙喊道:"師傅。"

這位老者聽見了有人喊他,便停止了走路,慢悠悠的轉過頭來,看到清禾,眼睛裡閃過欣慰的笑意。

"師傅。"清禾說道。

"你終於捨得回來了!"老者說道。

"對不起,師傅,讓您擔心了。"清禾愧疚的說道。

"唉!"老者長歎了一口氣,說道:"我還是有些擔心你啊。"

"我知道,師傅,這些日子讓您擔心了。"清禾說道。

"冇什麼,我們去山上說話吧,這裡太熱鬨了。"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