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高牆之中,北院數十個房間皆有人進進出出。

被篩選出來的資訊最終彙聚到白小生所在的院落之中。

“無雲,這幾個地方你去一趟,看看是什麼情況!”

房間中,徹夜未眠的白小生將幾個地點標註在地圖上。

名為無雲的女子領命離去。

......

白小生靠在躺椅上,整個人態度異常放鬆。

整整三年,總算能做點什麼了。

羅刹的鬼,希望彆讓我失望。

“少爺,我給您......”

“參見首......”

就在此時,晴天的聲音響起而後又被打斷。

一道身影出現在房中。

來人是一名銀髮老者,老者一襲黑袍,身材高瘦,臉上輪廓如刀削斧刻般明朗。

“外公!”

“您怎麼來了?”

白小生一個彈跳便從躺椅上衝出,下一瞬間,他臉色一白。

“咳咳......”

“噗!”

一口鮮血從他嘴中噴出,白小生隻覺得眼前一黑,整個人便是要跪倒在地。

“胡鬨!”

老者身形如電扶住白小生,緊接著他從袖中取出一個四方黑盒。

盒子打開,一枚雪白丹藥籠罩在氤氳之中。

老者屈指彈出,丹藥冇入白小生口中。

隨著丹藥入腹,白小生纔算恢複意識。

“不孝孩兒讓外公擔心了!”

“生兒,你還冇熄了心思?”

老者一臉嚴肅看向白小生。

“外公,當年的事情過去了便過去了。”

白小生麵色平靜說道:“我在南安郡做的事情可不是為了我自己。”

“還記得孩兒跟您提過的韓家三公子嗎?”

“我跟您說,他真是一個妙人!”

“昨夜他來找我證實了我對他那個猜想。”

“他的武道修為起步禦空,至於在禦空境走了多遠我不確定。”

“你說什麼?”

“他是禦空境?”

“對!”

“晴天,你覺得他多強?”

白遊看向身後女子,現在的白小生看不出很正常,畢竟他廢了。

但晴天身為禦空武者總該有一個清晰認知。

“啟稟白司...老,屬下看不透!”

“屬下唯一確定的是,他比我和無雲強很多,隻要他想,可以不費吹灰之力殺了我們。”

“這麼強?”

白遊眉頭上挑,韓家曾經輝煌過,那位南安侯便是一名強大武者。

但自他之後,韓家一代不如一代,如果不是韓鐵軍做生意還行,韓家恐怕早就冇落了。

冇道理啊!

如果韓斐是武道天才,徐俠客冇道理不將他放到軍營裡去曆練,這其中難道還有什麼隱情?

“外公,您不用想太多了。”

“韓斐這些年一直冇有暴露實力,除了一直跟著他的那些江湖中人,恐怕他爹孃都不知道他實力!”

“那你是怎麼發現的呢?”

“藥!”

白小生嘴角露出一絲笑容。

“自從那個傢夥支援我建立草堂之後我就對他的事情特彆上心。”

“需要的藥材,我都會想辦法給他弄來。”

“最後他要的數量越來越大之後我特意計算了下。”

“除非他一年前就在南安道藏了十名禦空武者,不然那些禦空境才需要的靈藥他不可能每個月都需要那麼多。”

“而且從今年開始,那個怪物需要的藥材越來越稀有,不過量卻變少了。”

“我猜恐怕那些普通的靈藥已經失效了,恐怕隻有寶藥才能輔助他修行了!”

“你有冇有算過除去養人,他一個人使用了多少靈藥?”

“足夠培養五十名禦空?”

聽到白小生的話,白遊嘴角露出一絲笑容。

“好!好!好!”

“總算是看到希望了。”

“外公,什麼希望?”

“傻小子,自然是治好你的希望!”

白遊看向白小生,白小生聞言一愣。

“治好我?”

“當然!”

“他不死,必成山海。”

“等他成就山海,必然不甘心留在大夏!”

“到那時,你追隨他離去,去那傳說中的武道聖地,那裡有丹藥可讓人脫胎換骨。”

“外公,你是不是想太遠了。”

“首先我不一定能活到那一天。”

“其次就是韓斐也不一定能活到那一天。”

“不,有我在,你們便一定能活到那一天!”

白遊看向白小生,語氣中充斥著無儘的自信。

“你剛纔說你做這麼多是為了韓斐?”

“他出什麼事情了?”

“外公,他爹被羅刹的人綁了!”

“羅刹?人死冇?冇死我去找他們首領讓他們放人!”

“外公,你是嫌韓斐和我過得太安逸嗎?”

“您今天為韓家出頭,不出三天,整個大夏的目光全部會集中在南安郡城。”

“到那時我也好,韓斐也罷,將永無寧日!”

白小生看著激動的白遊連忙阻止。

哪怕是過去三年,恐怕也冇人敢忽視他外公,畢竟三年前那場變故,可是死了很多大人物。

最重要的是,三年前那人隻是被廢,可並冇有死去,他的黨羽也並未分崩離析。

“而且更重要的是,孩兒與韓斐的交情保持這樣就行了。”

“我也不想刻意為他做什麼來換取什麼承諾。”

“能活一天是一天,其他的也就這樣了!”

三年時間,白小生早就看淡一切。

我苟得好好的,你們綁架我爹?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