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公子你是怎麼知道這句話的?”

南汐突然一問讓君宸淵愣了神,這句口頭禪是那個小丫頭經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這個女子也知道?巧合麼?

“那什麼,方不方便捎我一程說句話啊?”

“好。”

“什麼!”南汐也冇想到君宸淵就這麼答應了,還以為嫌棄一兩銀子少會勒索自己一筆錢呢。

說完南汐便和月一上了馬車,上了馬車南汐不禁感歎土豪啊,就連靠枕都是百年紫檀木啊,現在南汐已經忘了用一兩銀子羞辱人家的事了。

此時君宸淵呆呆的看著南汐,女子雲鬢高綰,碧玉簪和玉步搖兩相映襯,白玉珠花點點華光。一身紫色七重錦繡綾羅紗衣,衣領微窄,露出雪白纖細的脖頸,嬌顏白玉無瑕,猶如凝脂。羅衣刺繡著幾株半枝蓮,整個人從內到外都雅到極致,身上還散發著一股淡淡的藥香。

在不經意的一撇君宸淵看到了南汐右手無名指上的鳳戒,果然!真的是她!君宸淵不禁回想到千年之前:

神域帝尊君宸淵正在神宮池內沐浴,帝尊的三千青絲自然的垂下落在了水麵上。

這一幕剛好被假山後一個鬼鬼祟祟的人兒給看了去,此人便是神女南汐。就此一眼南汐就被勾了魂。

許是君宸淵感覺到了一直有人在盯著自己,直接用一段衣袖將假山後的南汐捲了起來,南汐就好巧不巧的被捲到了池中。

君宸淵也冇想到是個小丫頭,兩人足足大眼瞪小眼了一刻鐘,終於南汐忍不住紅了臉留下了一句“我會對你負責的”就逃也似的離開了。自此以後南汐收集天材地寶日日往神宮裡麵送,說是給君宸淵的聘禮,次次卻被君宸淵趕了出來。

日複一日,兩人就逐漸生了情愫...

君宸淵緩緩抬起左手輕輕撥動南汐的秀髮,滿眼愛慕的看著南汐。

南汐被君宸淵突如其來親昵的舉動搞懵了,忽然南汐看到了君宸淵左手無名指上的龍戒,想起小月說的這是一雙對戒,這難道是她的真命天子?

南汐仔細看起君宸淵來,一襲白衣勝雪,不濃不淡的劍眉下,狹長的眼眸似潺潺春水,溫潤得如沐春風,鼻若懸膽,似黛青色的遠山般挺直,薄薄得唇顏色偏淡,嘴角微微勾起,更顯得男子風流無拘,果真是藍顏禍水。

“好看麼,汐兒?”

“嗯,汐兒?”

“你可知我們手上的戒指乃是一雙對戒,我們是彼此的命定之人。”君宸淵見南汐懵逼的可愛樣子便解釋給她說。

“你猜我信不信!”麵對突如其來的命定之人,南汐還反應不過來。

“不管你信與不信,你逃不掉的。“一千年都等了,君宸淵並不在乎在多等一些時間,找到她就好了。

“那個,我是有原則的人,一兩銀子給你!”聽君宸淵說了這一茬,南汐可不想與君宸淵有任何的關係了,現在她還不想去想感情的事,一個人多好她南汐不需要男人!

“南汐!”南汐又用一兩銀子來羞辱他,事關男人麵子的問題君宸淵真想把麵前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頭就地正法了。罷了,這一世他們的時間還長慢慢來。

一個時辰後南汐一行人便到了南安國。

“那個,就把我放在集市吧!”

“好,辰一,停車!”

“多謝,今日多謝閣下,在下便告辭了!”說完南汐便跳下來馬車。君宸淵看著遠去的南汐,當真還是她一貫的風格用完就扔。

“辰一,回府後查查她的來曆!”

“是!”辰一恭敬道。其實辰一很是詫異,雖說都相傳宸王俊美無雙,乃是南安國第一美男子,但是鮮少有人知道宸王不近女色,甚是討厭女人,其實君宸淵隻是討厭女人身上的胭脂水粉味道罷了,可是南汐不一樣,未施粉黛,身上隻有一絲淡淡的蘭花香,看來他們很快就要有主母了。

“主子,現在是回將軍府還是王府?”月一問著南汐。

“不急,咱們先去,丞相府!”

“丞相府?主子真要當這個蘇家三小姐?蘇紫煙的身份肯定過不了將軍府那邊?”南汐隻是三年未曾回京,還不至於就貿然被頂替了身份,蘇紫煙的算盤怕是要落空了。

“身份定然不會給那蘇紫煙,我的身份也看她配不配!先在丞相府住下來,你去把月七他們喊回來,等把京城裡的事安排好了再回去。”

“是,屬下遵命!”

丞相府外,門口的兩個侍衛正在打著盹兒。

“月一。”南汐把丞相府侍衛的令牌給了月一。

月一接過令牌向侍衛走去。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