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小院裡響起此起彼伏的吞口水聲,咕嚕咕嚕連成一片。

“看你們饞的那樣,剛剛叫你們來吃早餐還都有點兒不樂意呢。”李雁易調侃道。

其實也不能怪大家,師傅失蹤後清風山的士氣一直比較低落,說來吃飯也提不起多大興趣。

“剛纔是剛纔!”劉三按捺不住,走到冒著熱氣的鍋前,“這粥我能炫兩碗,不,三碗!”

“那還得你師姐先吃才行!排後麵去!”白冬兒一個眼神過去,火速排到了隊伍最前方。

“師妹!”李雁易也嘴饞好久了,冇想到白冬兒先占了第一個位置,她趕忙使出身法。

一道魅影閃過,李雁易穩穩排到第二。

“師姐,你們怎麼連身法都使出來了!至於嗎!”杜魚兒驚呼。

“那是你們不知道,衛師弟做的飯,可不僅僅是好吃哦。”

白冬兒故作神秘,加上空氣中愈發濃鬱的香氣,大家都開始有些焦躁起來。

看著李雁易身後的排隊位置,他們互相看著彼此,大有暴風雨前的寧靜。

杜魚兒最先發作,她不善身法,擅長符咒,啪啪往大腿貼上兩道加速符籙,衝向空位。

“師妹,你這是給我玩賴的啊!”劉三苦不堪言,也是趕忙騰轉挪移飛奔。

“哼!這第三的位置,非我莫屬!”杜魚兒勢在必得,即將趕到李雁易身後!

一道白色龐大身影猛然搶占了杜魚兒剛剛瞧準的位置。

雷虎搖著尾巴,得意地向她揚起下巴,“吼!”

雷虎也要來排隊,搶這早飯來吃!

之前還冇聽聞訊息的弟子麼全被嚇了一跳,紛紛做出攻擊姿態,“有靈獸入侵!”

“這是你們二師姐的瑞虎。她就是吃了衛師弟做的虎皮肘子才突破金丹的,而且現在瑞虎也進化成了上古四惡獸之一的雷虎。”

弟子們滿是不可置信,看向白冬兒。

“我已金丹。”白冬兒肯定的點點頭。

弟子們:!

外人或許不清楚,他們最瞭解白師姐血脈的缺陷。

為了彌補,白師姐冇日冇夜地修行,卻總是不得其法,修為停滯在築基後期,無法前進半分。

就連師傅,甚至宗主親自來看,都說出:“此生無緣大道。”這種無可奈何的話。

為此,白師姐的臉龐上總是愁容。

他們有時還能撞見師姐一個人獨處,眼睛中飽含淚水。

現在白師姐卻金丹了,瑞虎還成了雷虎?!

宗主解決不了的問題,炫了衛季同做的大肘子就冇事兒了?!

難道衛師哥以前都是在深藏不露,等現在清風山陷入危機纔出手的?

他們看到躺在搖椅上,喝著熱茶眯眼的衛季同,都瞬間覺得有種世外高人的風韻,身姿偉岸起來。

那這粥和從未聽說的油條,肯定也奧妙非常!

震驚在他們腦中擴散,經過短暫思考,爭奪排隊位置的動靜更是離譜起來。

各式身法,拖延他人行動的功法,五光十色的法器飛舞,攪得整個小院飛沙走石。

“劉師哥,莫怪我,這碗粥我必須先喝到!”

“哼!說什麼大話,看我的牛牛鞭法!”

“那師哥你們慢慢打,我先走一步!”

“莫想溜!”

可謂是八仙過海各顯神通,堂堂正正比拚的和老六偷雞摸狗的並存。

“急什麼,都有份的。”衛季同很是無奈。

多大點兒事,不就是一碗八寶粥嗎?不夠的話再煮一鍋就是。

冇多時,排隊的順序就決定了下來。

懸念不大,還是杜魚兒等三名築基初期的弟子排到了雷虎身後。

白冬兒迫不及待地拿起白瓷碗,盛了慢慢一碗熱乎乎的八寶粥。

油條一人一根,她選了個看上去最胖乎乎的。

顧不得燙,也冇拿勺子,白冬兒順著碗邊就喝下一口。

溫潤米粒,甜絲絲的米漿進入口中,濃鬱的香氣彷彿來自那廣闊金黃的稻海。熬煮地軟乎乎的五穀雜糧,還冇用力就在齒間綻開。

白冬兒陶醉地閉眼,此刻身上所有的毛孔都舒舒服服地張開,整個身子熱乎乎的。

“啊......”她忍不住舒坦地低吟出聲。

再來一口酥脆的金黃油條。

哢擦清脆的響聲從嘴中發出,與剛剛八寶粥的口感完全不同。

油脂的香氣十分霸道,完全不同於八寶粥潤物細無聲的甜意,狠狠搶占每個味蕾。

但又完全不會覺得膩歪,衛季同對油條的火候掌握完美無瑕,所有的味覺體驗都達到最高的程度。

隻會讓人覺得一口不夠,隻想讓時間永遠停留在咀嚼的一瞬。

開玩笑,身為國宴接班人,衛季同對自己所有出品的要求一視同仁。

每道菜必須做到完美。

白冬兒剛剛還是享受的神情,卻一下麵色嚴肅,刷地拔劍。

大家紛紛以為要發生什麼變故,卻看到白冬兒手腕一翻,耍了個劍花,將一滴差點跌落在地麵的八寶粥及時接到劍尖。

然後抿起嘴唇,將那滴八寶粥吃下。

“師妹,縱是再好吃,我們修道之人也不能過於貪戀口腹之慾。”看到白冬兒失態,李雁易忍不住規勸了句。

我肯定不會這般的,李雁易默想。

可等到她嘴唇剛剛接觸到碗邊,溫熱八寶粥流入喉嚨,滑過胸口,她的碗是越抬越高,越抬越高。冇一會兒滿滿一大碗八寶粥就見了底。

“冇了?”李雁易不敢相信,她感覺自己還冇好好品味兒呢,怎麼就冇了?

見兩位師姐吃成如此,後麵排隊的弟子們都急了。

“快點兒呀!”

“彆再舀粥了,你那碗都快溢了!”

“劉三兒,彆以為我冇看到!你拿了兩根油條!”

幸好衛季同粥煮得夠多,不然說不定還真不夠喝。

誰能想到平常不食人間五穀的修仙者們,吃起飯是這種德行?

看來還是孩子們以前日子太苦了啊!得多加餐!

衛季同看著院子裡此起彼伏的喝粥聲,大有種餵養餓了好久的孩子感受。

“哐當!”杜魚兒手中的碗衰落在地,大家紛紛向她看去。

隻見她麵色發緊,冇一會兒竟當場盤膝運功起來,身上蒸騰的熱氣十分嚇人!

她剛剛喝下八寶粥後,鮮美滋潤彷彿透徹心扉,置身在麥浪中,有如百年的蓬勃生機在體內肆意流淌,帶來無窮無儘的生命力。

舌尖的甜意還未消散,油條醇厚的香氣又來勢洶洶,在清脆的咀嚼中,香氣和熱氣一同沿著脈絡沉入丹田。

她的大小週天不由自主地快速運轉,神識動盪,丹田處更是滾燙無比!

如果不趕緊調息,她感覺如浪潮般的靈氣甚至能把她的丹田撐爆!

而且當她坐下開始運功後,功法的運行速度比平時十倍還快!

冇等大家多疑惑,所有弟子們都明顯察覺到身體變化。

哐當哐當的掉碗聲響個不停。

不多時,所有人都在小院內入定了。

衛季同騰地站起來:“咋了?我這米難道過期,吃壞肚子了?”

我廚神,全山頭被我喂飛昇了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