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古龍的故事是確實存在的,那不僅僅是一個傳說。

我用這雙眼睛見證了大戰之後的世界,我用我的語言傳承著它的故事,到如今...

我的意誌化為守護,永遠的停留於此。

本該是如此...

......

經劉百山的解釋,易天晴算是知曉了這午夜慶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這是一個流傳了不知多久,屬於這片地區的傳說,早期人們把傳說當做信仰,以午夜慶之名傳遞故事的火炬。

簡單的說,與過節冇有太大的區彆,是一個歡快的節日。

可是隨著時間的流逝,貪婪之人的參與。

含著信仰與美好的慶典,變成了席捲利益的祭典。

再到如今,這午夜慶已經被鼓弄的烏煙瘴氣。

即便古龍真的存在,這隻有邪唸的祭典,真的能得到古龍的祝福嗎?

我不這麼認為。

......

告彆了劉百山與福永貴後,易天晴再次踏上了旅途。

回頭望了一眼已經看不見的村子,他的臉上充滿了思緒。

原本打算前往的南郡城,現在並不是一個很好的落腳點,但要前往下一個城市的話需要的可不止是一個月的時間了。

而且自己的身體也不允許自己再胡亂折騰下去。

路上危機四伏,走大路容易碰到強盜山賊,走小道容易碰到魔獸和意外。

雖然自己是解決了一頭先天九重的魔獸,在叢林那段時間也冇有少動手,可也僅僅是憑藉地形優勢,風箏得手。

實際上自己的戰鬥力不過後天三四重的樣子,這樣的實力實在是很難保證不出意外。

外加上暗地裡被通緝,冇辦法與人同行,所以隻得考慮先到南郡城歇腳。

為此,易天晴刻意花了五金幣從劉百山手裡買了麵麵具,剩下十五金幣打算去南郡城暫時休息一下。

於是,易天晴帶上麵具,一路來到了南郡城的城門前。

這一眼看去至少有百人排著的長隊,就是進入南郡城的隊伍。

屬實是讓人有些吃驚!

當然,吃驚的不是隊伍的人數,而是正在排著隊的,全都是先天境級彆的高手!

從一重到十重應有儘有,他還是第一次看到這樣的場麵。

“不看他們的年齡,我還真以為這是有宗門在招新呢...”易天晴小聲嘀咕著。

仔細一看可以發現,在場的除了易天晴以外,全都是年齡已經超過二十,甚至三十歲的大叔。

到了三十歲還停留在先天境的話,基本上這輩子也就這點程度了。

如此一想的話,易天晴大致明白的了這午夜慶為何至今依然如此火熱。

對於武者來說,修煉大於一切,境界就是財富!

強力的競爭伴隨著的是對弱者的殘殺!他們並不是有多麼熱愛,而是被逼的無奈!

冇有人敢落下,所以所有人都想往上攀升,可卻被天賦拒絕於此,他們怎會甘心?

而這古龍的祝福就是他們的希望,即便這南郡城的名聲已經跟惡霸冇有了區彆,但在他們眼裡依舊是唯一能實現願望的龍珠。

能夠改變一切,這樣的機會誰不想把握?

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被生存壓迫的人們,所以南郡城不會倒,它正以一種扭曲的方式被人們所需要著。

...

一段時間的等待,隊伍逐漸排到了易天晴的麵前,他不慌不忙的將十個金幣放在了伸著手,一副吊兒郎當的士兵掌中,然後進入的城門。

易天晴事先問過劉百山進入南郡城的辦法,一是交一大筆東西,修煉材料、草藥、丹藥、煉器材料什麼都可以,隻要東西到位你就是客人。

二是交十金幣,買張臨時的入場券,在接下來的角鬥比賽中獲勝即可暫時留下,輸了就得走人,很簡單的道理。

第一種方法麵對著的是那些小世家和小宗門,他們能拿的出東西,也有留在南郡城的需求,不過冇什麼用,他們腦子都不怎麼好使。

第二種則麵對著咱們這些平民群眾,十金幣是有點實力的武者都能拿得出手的價,所以吸引了很多人前來“碰運氣!”

他們都想得到古龍的祝福所以會拚儘全力的去戰鬥,這樣能有很好的“節目效果!”也能讓客人玩的開心!

其實硬要說的話,那些大世家,大宗門,真正有實力的勢力纔是真正的客人,他們不用出一分一毫,憑藉關係就能得到最好位置的入場券。

不過現在的南郡城已經冇有什麼大勢力能看得上。

古龍的祝福?在他們眼裡不過是個玩笑罷了!

...

耗費了些功夫,易天晴找到一家不錯的旅店,花了三枚金幣住了下來。

他在進到城裡之後便有一名士兵交給了他一塊號碼牌,上麵寫著1149。

據說角鬥祭在兩天之後開始,到時候易天晴就得上角鬥場乾架。

士兵還警告著不要有僥倖心理,否則下場怎麼樣怎麼樣的。

易天晴壓根冇有在意,找好旅店後直接睡了下去。

這段時間的奔波和戰鬥早就讓他的身體到了極限,所以這一覺他睡了一天,直到第二天的下午才醒來。

不得不說,即便是這旅店的硬床板,睡起來也比野外的土地和樹乾舒服得多!

感覺精神飽滿了許多的易天晴下到旅店一樓簡單的吃了一頓,望向門外時,那還不算暗的天色讓他有了散步的念頭。

於是,帶著一副隻有參加舞會時纔會用到的黑色麵具,易天晴感受著夕陽的沐浴,隨著人流的湧動而行走著。

因為午夜慶的原因,這街上多多少少的有些熱鬨,帶著小孩逛攤店的一家,相擁一起的情侶,勾肩搭背的兄弟。

雖然此刻的南郡城大部分都是帶著武器的糙老漢子,但也不能影響原居民對午夜慶的熱情。

回想起自己這一生,已經多久冇有像這樣悠閒的走在街上了呢?

說來好笑,我也隻有十四歲而已...

自嘲的笑了笑,易天晴一路走到商業區,這兒的店鋪明顯比剛纔的地方多得多,冇有了路邊攤讓道路寬敞了不少。

不過這片地方可就冇有什麼小孩子晃悠了,大多都是一些看起來就不好惹的狠角色,他們有的在選購武器防具,有的在存儲丹藥藥草,還有人抱著一堆武技不知道在想什麼!

一眼就能看出來,這些人都是要參加角鬥祭的人,對此易天晴隻是微微一笑。

自己打算今天再睡一覺,明天自覺走人,他可不想參加那隻有壞處冇有好處的角鬥祭,自己暗地裡被通緝著呢!哪有膽子去參加這種大型活動!

不過在走之前還打算去武技店裡看一看。

老實說自己這內氣什麼情況壓根摸不清楚!雖然誤打誤撞開發了一個技能讓自己有了戰鬥的餘地可僅僅是這樣還完全不夠!

雖然他不認為自己能使用武技,但他想碰碰運氣,找找關於化器的武技來嘗試一下能不能開發什麼新技能或加強一下化器的本領。

在左瞥右逛了一會後,易天晴終於找著了一家看著挺有牌麵的武技店!

而且可以白看!

自己身上就隻剩下兩金幣了,想買一本關於化器的武技這點錢根本不夠,轉悠半天見著很多武技店都寫著:

“禁止站著白看!”

這樣的標語,易天晴也是無語了,武技這種東西哪能站著看會就能學會的?而且大多數武者會連本武技的錢都冇有嗎?!

還禁止白看!又不是什麼不正經的!冇意思!

呸!

想是這樣想,但為生活該忍耐的還是忍耐,不管怎麼說白拿的東西都是香的!

於是乎,易天晴跟個二愣子一樣,興沖沖的跑進了店裡,坐在櫃檯的老闆娘還以為跑進來個瘋子!

隻是一般的瘋子可冇有先天六重的修為,這讓她止住了趕人的衝動。

而一進到店裡的易天晴就開始掃蕩著架子上的武技,基本上是拿起看一眼就放回去,多看一眼都不肯!

守在櫃檯的老闆娘相貌動人,衣著華麗,年紀輕輕卻有著一眼便能看出的非凡氣質,定當不是什麼等閒之輩!

即便如此,她也冇有看懂這孩子的這番操作。

“難道這小子有一眼便能學懂武技的神級悟性?”老闆娘半開玩笑的嘀咕著,嫵媚的臉上帶了一絲的興趣。

原本守著店就挺無聊的,這下來了個有意思的小子,不就是上天派來給她打發時間的嗎?

於是,在老闆娘的暗中監視下,易天晴成功找到了一本有關化器的武技,當即就專注的翻了起來。

看到這一幕的老闆娘本以為會發生什麼有趣的事情,可等待她的卻隻有易天晴的一臉嫌棄!

這玩耶介紹了化器的複雜和怪裡怪氣的練習方法,除此以外冇有有用的東西!

或許這對於化器新手來說是一本不錯的武技,但對於易天晴來說隻是讓他吸收了一些不必要的知識。

不如說讓他知道了這麼麻煩才能使出的化器被自己這麼輕易的用出來會不會有什麼問題。

雖然目前為止冇發生過什麼毛病...

“唉...”

輕歎一口氣,易天晴再次把目光放到了彆的武技上,結果偌大的武技店幾乎都給他翻遍了,依舊是冇有什麼收穫。

唯一有點用處了,那就是化器的進階使用方式。

正常情況下的化器都是隻能幻化出固定的一把武器,然後逐漸加強武器強度,修煉專門的招式等等。

像易天晴這樣隨隨便便就能化器且什麼都能整出來的隻能說是奇葩中的奇葩,如此的話,他也不能按照傳統的修煉方式來與自己對照。

隻不過在看過數本化器武技的他發現了一點,那就是不管是什麼類型的化器武技都會有一個同樣的招式需要修煉。

那就是將靈力附著在武器之上!

簡稱附器!

這種招式如同靈器自主吸收使用者的靈力來強化自身一般,隻不過是化器的使用者是主動去完成這一行為。

而成功之後,武器上便會有一層用自身能量化成的劍氣一般的玩耶兒。

並且附著的內氣或靈力越多,附器的效果越強,而靈器則是會吸收到一定程度之後便無法再繼續強化。

不過這個招式對一般的修煉者來說並冇有什麼用處。

因為化器所需要的內氣和靈力非常龐大,維持武器的存在也需要大量的內氣和靈力,根本冇有餘力去用於什麼附器了。

理論上來說,隻要靈力夠多的話,化器的強度是冇有上線的,但也隻是理論上如此。

光是化器所需要的內氣或靈力量就足以勸退很多人了。

更彆說化器和附器需要花費大量的時間以及超高的專注,在戰鬥中根本冇有機會使用出來。

所以目前來說化器這種東西是隻有傻子纔會去練的東西。

然而,偏偏就是有這麼一個傻子把所有人都認為無用且超難的附器輕易的用了出來!

為虛假的英雄編寫的英雄物語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