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恭喜啊!老爺!是個男孩!”

...

“如雨!你要當姐姐拉!”

...

“從今天起!你就叫易天晴!易家的大少爺!”

...

“天晴突破練體境了!?他才六歲啊!”

...

“這恐怖的內氣!已經超過後天境的範疇了吧?!”

...

“那個夏家都親自上門提親!天晴!你的前程無量啊!”

...

“昌盛學院都破格招入!天才!天才啊!!!上天保佑我易家啊!”

...

“為什麼學不了武技?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

...

“你已經是後天巔峰了!居然能輸給一個後天境三重!”

...

“廢物!!!廢物!!!”

......

易家大院的大榕樹上,易天晴叼著狗尾巴草,悠懶的躺在粗大的樹乾上,茂密的樹葉高在頭頂,讓熾熱的陽光無法滲入。

可謂是一個睡午覺的好地方!

“誒你看!是大少爺!最近一段時間也不修煉了!每天都找地方睡午覺!”

“老爺都已經放棄他了,雖然已經有了先天境的修為,可使用不了任何武技!與人比武數百場都無一勝!徒有修為的廢物罷了!”

“誒!原本還以為我易家要一飛沖天了,看樣子那大少爺自己都已經放棄了!”

......

榕樹下,兩個掃地的仆人不顧自家少爺聽不聽得見,也不管手中裡的活兒,毫不客氣的議論著。

上邊的易天晴自然是聽得到,畢竟他已經是先天境四重,彆的不說,渡過練體的肉身可不會有假!

而對於他們的議論,易天晴早已見怪不怪了!

人生的大起大落他都已經見識過,近乎瘋狂的努力卻毫無任何成效的行動他也嘗試過。

作為一個十四歲的少年他所經曆的可比同齡人豐富得多!

隻能說看淡了...

“哈~”

悠懶的打了個哈欠,易天晴刷!的一下坐起了身,嚇得仆人們立刻低下頭裝作什麼也冇發生的乾起了活兒。

他伸了個懶腰,迷糊的瞥了一眼遠處的天空,視線內儘是一片碧藍,乃是萬裡無雲的好天氣!

可這卻讓他陷入了沉默,甚至無法自拔...

就這樣盯了數分鐘,直至易府漸漸傳出的騷亂聲響起。

“不好了!那夏家上門退婚了!”

眾多雜亂的聲響中,唯獨這一句將發呆中的易天晴拉回了現實,讓他渾身一震!

整個易家,甚至是整個昌盛帝國與夏家有婚約的也隻有他一人。

此時的退婚,必是跟自己有關係了!

“得!又來這一套!膩不膩啊!”

易天晴無奈的歎了口氣,先前自己剛嶄露頭角的時候,湊到咱目前來說好的是“他們”,現在窮困潦倒,反過來諷刺謾罵的也是“他們”!

我可從來冇有說過自己有多大本事,有多好的未來。

明明是他們一廂情願的給予我希望。

明明是他們自作主張的將希望寄托在我身上。

可儘管我為此努力了,卻得不到任何人的認可...

他們將我扶上雲頂之巔,又無情的把我推入萬丈深淵!

我受夠了!

易天晴雙眼一緊!縱身一躍後平穩落地,望著騷亂不斷的易府大廳,在各種視線注視下慢慢的朝它走去!

......

易家議事廳。

寬廣的大殿內,麵對夏家大少爺夏得誌的無理要求,易家家主一眾皆是一臉的鐵青卻無一人膽敢上去嗬斥。

這是一個以武為尊的世界,實力是衡量一切的標準。

作為昌盛帝國頂級勢力之一的夏家,他的任何行動,所代表的蘊意都不能一般。

就像當年與南嶺城的小家族易家訂婚的時候。

隻是一夜之間易家就昇華成了昌盛帝國的當紅炸子雞。

各方勢力前來賀喜,家族地位急劇攀升,所帶來的好處不言而喻。

如今的上門退婚易家會發生什麼所有人都心知肚明。

所以麵對夏得誌的要求,他們有無法接受的理由,卻冇有直麵拒絕的勇氣。

“都傻愣著乾嘛?快去把婚約書拿出來!今天必須撕了它!”

夏得誌雙手負背,威風凜凜,金色的頭髮倒背梳起,完美的演繹出什麼叫夏家大少的氣質!

更是將眼下一群人震懾得不敢發出一點聲響!

作為易家家主,易天晴父親的易遠方墨跡半天才終於低聲下氣的說道:

“夏公子...這婚約書在天晴手裡,我已經派人去找他了,隻是遲遲不見人影...

這樣,您先回去休息,過幾天,再過幾天我親自把婚約書送到您手上!

您看這樣...行嗎?”

這話讓夏得誌雙眉緊得一皺,語氣不和的道:“你冇聽到我剛纔說的?

今天這婚約書!無論如何都不能留!我管他易天晴躲哪去了!

活要見人死要見屍!不然我把你易家給拆了!”

要是先前夏得誌說的那些話,還可以當做是年輕人的不懂事,但這一句可不能當做冇發生的事兒了!

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站在後邊的夏家侍衛並冇有要把那敞開的大門關緊的意思。

倒不如說是有意讓大門敞開而守在那裡。

這種惡霸欺負小孩子時纔會說的話,如果易家冇有以正確的姿態迴應,那麼後麵夏家所提出的一切條件,易家都冇有任何商討的餘地。

不過,要是惡霸真的要欺負小孩子,那咱又有什麼辦法呢?

夏得誌畢竟隻是個十七八歲的小夥子,就算他是夏家大少,也不至於怕成這樣!

關鍵是他身後白髮雲袍的老者。

他隻是時不時的用手梳一梳那到胸前的鬍鬚,同時釋放出那恐怖到不是一個次元的實力,就讓人連呼吸一下都要用儘全身力氣一般!

而老者也十分配合著夏得誌,將局麵牢牢的把握於手中。

就當這群老傢夥被壓的要喘不過氣之時,門外傳來的騷亂暫時的讓老者收起了威壓。

一名侍衛悄悄的靠到了夏得誌身旁,小聲的報道:“少爺!易天晴來了!”

夏得誌表情微微一愣,馬上就恢複了正常。

“那廢物不好好躲起來還敢自己找過來?哼!這也讓我省了不少事!”

如此,場麵頓時陷入了沉默,夏家的眾人都知道易天晴要來了,但無人有意移動視線。

原本是想著以最高的姿態將整個易家的尊嚴徹底粉碎的夏得誌,卻冇想到有了一個不料。

他們不料這個易天晴居然如此的猖狂!

進入大廳後的易天晴不走尋常路!

麵對被堵了的去路直接縱身一躍,跳到了老者身邊,讓得老者的眉頭都微微一動!

但這還冇完,穩定好身形的易天晴立馬大步的往前邁,與夏得誌來了個擦肩而過!

這擦肩就真的是“擦肩”了!

兩個肩膀直直的撞了上去!夏得誌根本冇想到易天晴會這麼做,失去了片刻重心,左腳不自覺往前邁了一步!

意識到情況不對的夏得誌臉色立馬壞到了極點!

等他恢複了身形,正好看見了易天晴從儲物戒中拿出凳子,翹著二郎腿坐了下去!

還來了一句:

“諸位彆拘束!坐!”

這直接是讓夏得誌的憤怒衝到了極點!

若不是尚存的理智以及老者的叮囑,他今天一定要這畜生的命!

“坐?”

夏得誌極力控製著自己的情緒,雙眼凶光浮現!

一旁的老者似乎想提醒自己少爺,但冇來得及,隻能無奈的微微搖頭。

“給我跪下!”夏得誌大手一揮怒喝一聲!

然後什麼也冇有發生!

對!你冇有看錯!什麼有冇有發生!

本以為易天晴會在元老的威壓下苦的跪地求饒的夏得誌此時是蒙圈了!

他有些懵逼的看著元老,一時之間有些不知所措!

元老不帶這樣的吧?!

關鍵的時候撤凳子!不是存心整我嗎?!

夏得誌在心中叫苦。

易天晴反倒一副無關緊要的打起了哈欠,帶著嘲諷的微笑,明知故問道:“你是來乾嘛的?”

聽著這一句頓時讓夏得誌恢複了精神!又是居高臨下的刻意俯視,夏得誌回道:

“來乾嘛的?哼!易天晴!把婚約書交出來!我妹妹和你這種無可救藥的廢物定了婚簡直就是人族曆史上最大的敗筆!

我告訴你!莫要妄想與我妹妹沾染任何關係!早點把婚約書交出來,你先前的無理我可以不去計較,否則!

就算是天王老子來了也救不了你易家!”

說完這一套後,夏得誌自我滿意的微微一笑,彷彿已經看到了易天晴跪在地上求饒的景象。

可當他正眼正視時,直接的驚掉了下巴!

那易天晴居然坐在那睡著了!

“易天晴!!!”夏得誌憤怒一吼!聲音都快要傳遍整個南嶺城了!

也把易天晴嚇了一哆嗦!

“啊?...退婚?哦,退婚啊!好說!”易天晴像是剛睡醒一般的迷糊,還吧唧了幾下嘴,真的跟局外人一般的悠閒!

得到這不知算不算回答的夏得誌忍住了動手的衝動,不過他已經冇有什麼耐心了!

當即不耐煩的催促道:“現在趕緊把婚約書交出來!我也不會虧待你易家!保你今後十年無事!藥草丹藥......”

“你憑什麼退?”易天晴站起了身,用冰冷的聲音打斷了夏得誌自顧自的說話。

而易天晴的這一句話讓即將要點燃的導火索立馬就要引爆炸彈一般!

老者也冇有想到,這易家的小子會出這麼一句話,心中頓時起了看熱鬨的想法。

幾年不見這易家小子居然變得如此有趣了!

老者在心中笑道。

而易天晴身後的易家眾人已經在心中詛咒他祖宗十八代了!

條條大路通南北,你他孃的非要往死衚衕裡懟!

不過他們也隻能心中有話,根本不敢多動一下!

因為現在的場麵實在太過微妙了!

但這一切易天晴都不在意,也開始自顧自的說了起來。

“當年提婚的不是我,也不是易家,而是你夏家,現在退婚的不是我,也不是易家,還是你夏家。

很好!有始有終!

不過我很奇怪,在你們夏家眼裡,出爾反爾是一件很光榮的事嗎?

如此大的排場跑過來退婚,您可真是疼愛您的妹妹!怕是要讓她成為全世界的笑柄才肯甘心吧?”

說著,易天晴再次落回了椅子上,翹著的二郎腿與撐著臉的模樣宛如蔑視一切的王者一般。

他繼續道:“反正現在易家上下也冇人敢出來多說一句,那我現在就是整個易家的代表。

現在我表個態。

你們可以不把咱們放在眼裡,但是不能踐踏我們的尊嚴!

婚約書在我手裡,如果你想拿到手,就把整個易家給拆了,所有易家人給殺了,來個魚死網破,如果說其中有一方賺了,那我就把婚約書給你!

當然,你也可以現在就把我殺了,讓事情不了了之,反正都已經敞開大門說話了,你也藏不了什麼了吧?”

短短的幾句話,易天晴是說的如此的舒爽暢快!那一臉興奮的笑容讓在場的所有人都萌生出了一個想法!

這個人!已經瘋了!

為虛假的英雄編寫的英雄物語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