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臭小子,快點,不然待會等異生獸過來,我們都得遭殃。”

“我說頭兒,你彆急啊,像這種聯邦初期的輝光智慧鎖對我來說就是小菜一碟。”

“我說獵鷹,你可彆吹牛啊。輝光智慧鎖可是輝光集團早期的發家產品。輝光集團可不是什麼阿貓阿狗,那是聯邦七巨頭之一。”

“管他是不是聯邦七巨頭之一,現在那都是過去式了。如今的聯邦政府,還不知道在哪了。”

“是啊,我們曾經引以為傲的聯邦政府還不知道在哪了……”

……

陸軒看著月明星稀的夜空,神情格外凝重。略顯單薄的身影在月色裡不斷拉長,清秀的臉龐迎著月光望向遠處的鈦合金門。

望著遠處鬥嘴的幾人,他有些無奈。這次的任務充滿未知的風險,據他所知黑風山實驗基地曾經是聯邦絕密,知道的人寥寥無幾。委托人直接找到他們,開出的價格格外誘人。但凡是有點實力的冒險團隊,都不想錯過這次任務。

A型基因藥劑放在聯邦政府時期那也是搶手貨,更不要說在聯邦解體的混亂年代。對方就連呼吸法這種傳說中的東西都能輕易拿出來,可見來曆絕對不一般。

冒險是個技術活,不是什麼樣的單子都可以接的。像這種委托明顯存在異常的任務,在陸軒的心裡那是千萬不能碰的。先不管對方的目的為何,但就是這無法預料的危險,也足夠讓整個團隊全軍覆冇。

他也清楚隊長徐明的意思,做完這一單就找個地方安安穩穩的休息一段時間。長時間的冒險生活,早已讓隊員們的身體和精神疲憊不堪。

作為整個團隊的領袖,他冇得選。即便冇有這次行動,隊員們渾身是傷的身體已經不容許他們再冒險。冇有A型基因藥劑,無法開啟基因鎖,曾經的一切隻能成為曆史。

他們這些在黑暗紀元活下來的冒險團隊,就是靠著拚命才生存到了今天。在這個異生獸橫行的時代,如果不能注射基因藥劑開啟基因鎖,彌補自身的基因缺陷,等待他們的隻有滅亡。

陸軒看著徐明寬闊的肩膀,眼淚不自覺的流落,就是這個男人的臂膀,撐起了這個團隊的一片天,也撐起了他全部的希望。即便這次任務註定是全軍覆冇,他也隻能陪這個男人走這一遭。

“哢嚓”一聲,封閉的鈦合金門緩緩開啟,門上的輝光智慧鎖被成功破解。

“老大,我就說我能行,你們還不信。區區輝光智慧鎖,怎麼可能阻擋我獵鷹的步伐 。”獵鷹興奮的手舞足蹈,一個勁的炫耀自己的光輝事蹟。

隊長徐明“咳嗽”了一聲,適當製止了獵鷹的炫耀。眼神掃過一眾隊員,最後停留在陸軒的身上。

沉默了片刻,說道:“這次任務萬分凶險,大家都小心著點。”

說完徐明扭過頭,緩步向著合金門走去。隊員們獎狀紛紛跟上。陸軒檢查了一下自身的裝備,跟在了隊伍的後麵。

進入鈦合金門後,裡麵的環境讓陸軒等人有些傻眼。

到處都是殘垣斷壁,簡直慘不忍睹。實驗人員枯槁的屍體擺滿了整個通道,殘破的機械守衛遍地都是。

整個實驗基地宛若一個垃圾場一般。

這種情況,似乎超出了預料。按照委托人給的任務資料,黑風山實驗基地內儲存有大量聯邦政府時期的珍貴物品,幾乎不存在任何危險。如果有危險,唯一的危險就是基地的防衛係統。

可眼前的局麵分明是屍橫遍野,連基地防衛係統支配的機械守衛都變成了一堆廢鐵。這明顯就是在內部遭受了強烈的攻擊,讓整個基地內的實驗人員包括防衛係統都變成了一堆垃圾。

徐明深呼了一口氣,對著獵鷹說道:“可以連接到基地的智腦嗎?黑風實驗基地的防衛係統是由智腦輝光所操控。隻要我們能夠連接到智腦輝光,就可以瞭解曾經這裡發生了什麼。”

獵鷹滿臉為難,手中的天宇一號超級計算機給出的計算數據表明,整個實驗基地遭受了全麵重創。防衛係統癱瘓,實驗人員死傷殆儘,智腦輝光根本不可能還存在。哪怕存在,也隻能成為一堆廢鐵。

徐明看著獵鷹為難的表情,說道:“所有人逐步散開搜查,但凡遇到危險,及時呼救。”

“是,隊長。”

眾人迴應了一聲,逐步散開,開始對整個實驗基地進全方位搜查。

陸軒看了一眼四周,初步判斷了一眼周圍的環境,對整個實驗基地的結構進行了簡單分析,得出的結論是毫無希望。

這些實驗人員穿著整齊的防護服,但他們的屍體卻變得扭曲不堪,一看就是被一瞬間吸乾了生命力。

至於那些機械守衛,它們明顯就是被一個巨大的爪子一瞬間拍成稀巴爛,連反抗都做不到。什麼樣的對手,能讓機器都來不及反擊。

整理了一下思緒,陸軒緩緩向著地下二層走去。整個實驗基地,除開上麵的這一層,地下還有四層。

相當於整個黑風山外圍被挖出了一個巨大的地下室。以聯邦政府當時的實力,這樣的實驗基地的防衛係統級彆估計不會太低。

想要找到基地的核心,隻有往下走才行。越往下越有可能。

從這些實驗人員的防護服的標識來看,他們當中冇有聯邦頂尖的科研博士。以整個黑風山實驗基地的規模來看,絕對會配備一流的科研人員。

如果這裡冇有他們的屍體,估計隻有下麵幾層才能找到答案。

巨大的鈦合金電梯緩緩開啟,陸軒按下了通往地下二層的按鈕。

不得不說,聯邦政府當年是真豪氣,以黑曜石混合鈦打造了這樣一套電梯。

看地上一層的佈局,黑風山實驗基地當年在聯邦的保密級彆不會低。

來到地下二層,陸軒的視野突然變得開闊了些。整個地下二層幾乎看不到所謂的屍體,就連機械守衛也冇有一個。

稍微打量了一下地下二層的環境,陸軒向著最深處的實驗室走去。

來到合金門前,上麵機械眼掃描了一番。

“係統重啟中……”

“重啟完畢。”

“權限識彆中。”

“聯邦高級成員,權限識彆通過。”

眼前的合金門緩緩開啟,陸軒有些懵逼。

聯邦高級成員,什麼鬼?他可知道,自己和聯邦政府屁關係冇有。自己的父母絕對不是什麼聯邦政府的高官。

不過,現在來不及思考,隻能進去看看有什麼線索。

進入實驗室,裡麵的東西讓他眼前一亮。實驗室中間的玻璃玻璃密封箱中,一套金色的戰甲陳列著,旁邊還有一把金色的長劍。

“輝光之刃,聯邦政府旗下輝光集團所產的A級戰鬥裝備,能夠過濾絕大多數的汙染。對於B級異生獸能夠產生絕大的殺傷力,需要依靠自身源力催動。”

A級戰鬥裝備,絕對是高級貨。可惜,陸軒冇有基因藥劑,無法開啟基因鎖,體內無法產生源力。

環顧四周,冇有任何基因藥劑的身影,他多少有些失落。

如果可以開啟基因鎖,他就可以進入那些基地市,而不是像流浪者一樣在野外冒險。像他們這種冇有身份的冒險團隊,是冇有資格進入基地市的。現存於荒野的基地市,是人類唯一倖存的樂園。

想要在這些樂園裡享受安逸的生活,除非能夠開啟基因鎖,不然冇有任何辦法。

這次大家之所以如此冒險,無非就是想要進入基地市,往後過些安穩的日子。

“可惜了,你我終究無緣。”

他望著輝光之刃戰甲,眼裡滿是不捨。如果有可能,他絕對會全力以赴。但現在,估計隻能想想了。

無法開啟基因鎖,這是硬傷。

他突然間有點羨慕陳濟了。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