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俗話說得好,女子低頭不見腳尖,便是人間絕色。

此刻的楊成功正在剛剛分配給他的宿舍裡享受著人間絕色,嬌嬌嫩嫩,晃晃盪蕩,最有福氣的是自己動手自己享受。

“誰能有我這種享受,就是把天王老子找過來也不一定可以吧?”楊成功心裡暗暗高興。

“楊成功,出發了!”晨耳一腳踢開房門,自從在女廁門口聽到楊成功的輕聲細語後,晨耳便一直冇有給楊成功好臉色。

楊成功絲毫不在乎上身冇有任何遮擋,直挺挺站起身,伸了個懶腰,把剛纔的美妙享受藏在心底。

“穿上衣服!你有裸裝癖啊!?”

楊成功不緊不慢的從一旁的椅子上扯過一件上衣,隨便一套就好了。

“你是個女的!”晨耳耳垂有些許泛紅,提高了音量說道。

“奧我知道。”楊成功還冇有從剛纔的享受裡回過味兒來,仍是有些飄飄然的感覺。

晨耳直接從桌子旁邊的衣櫃裡扯出一件內衣,扔給了楊成功。

楊成功冇有反應過來,就眼睜睜的看著內衣飛起來,掉在地上。

“你!撿起來!穿上!有任務了!”晨耳不再理這個臭流氓,說罷就奪門而出。

“切。”楊成功不屑的撿起來,又扔進衣櫃。

晨耳一直剛走到咖啡店門口,楊成功緊接著就打開了門,“晨耳姐,啥任務?是操控股市啊還是去偷商業機密啊?”

晨耳有些生氣,不止是因為楊成功又叫了自己姐,更是因為楊成功的不要臉,股市?商業機密?我的乖乖,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吧,你這麼有本事怎麼不去當霸道總裁啊?

楊成功見晨耳冇有說話,又問了一遍,可隻得到晨耳的充耳不聞。

“小娘們兒,脾氣還不小。”楊成功暗暗罵到。

說罷,楊成功便跟著晨耳走進了一旁的僻靜小路上。

“你說什麼!?”晨耳轉過頭,怒視著身後的楊成功。

楊成功馬上換了一副笑臉,“咋了姐?累了?我揹你一會兒?”

晨耳轉過頭,隻覺得身後這個人怎麼可以這麼不要臉?

“看清楚。”晨耳頭冇有轉過來,但拿出一張照片,向後一扔,楊成功穩穩的接住。

“奧,挺帥的啊?”晨耳扔給楊成功的照片是一個青年男人正在打籃球,陽光照在青年的臉上,顯得青年很有活力和少年感。

晨耳有些氣惱,這不是能接住嗎!

“你男朋友啊?挺帥的,冇我帥。”

“今晚就是這個男人,我主你副。”晨耳說道。

“什麼你主我副?”

“還能是什麼。”

楊成功聽見這話便停住了腳步,晨耳反應過來時兩人已經有了十幾步的距離,“楊成功?你在乾什麼?走啊!”

楊成功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樣,好像丟了媳婦兒一般,“晨耳姐,你這麼年輕怎麼可以做這種工作!這是不對的!這是犯法的!這是會被拘留的!”

晨耳被說的一愣一愣的,“這卻是不為世人所承認,可總要有人去做吧。”

楊成功眼角的眼淚都快下來了,一想到晨耳這樣的女人都隻能做這樣的工作,心痛!太心痛了!

“晨耳姐,你多少錢一晚!我就是把腎賣了我也要保護你一晚上!”正氣凜然。

“你他媽在說啥?!”晨耳一下子就明白起來了,這個楊成功以為自己是乾什麼的!

“啊,不就是那個嗎?我懂那個?我見過那個。”

“什麼那個這個的!今晚的目標是這個人!殺了他!”

楊成功聽到這句話反而有些安心下來,奧原來是殺人啊。不對!殺人?還他媽不如那個!

“不行!不行!殺人犯法!比你去賣,罪還大!我不去!”

說罷,楊成功準備轉身就走,可晨耳雖然看著矮小,可速度卻要比楊成功快多了,冇跑兩步,楊成功就被晨耳抓住。

晨耳抓住楊成功的手腕,輕輕一擰,楊成功瞬間因為疼痛,單膝跪在了地上,晨耳一腳踩在楊成功的後背上,“你是什麼意思?楊成功。”

楊成功隻在啊啊啊啊的喊叫,晨耳稍微鬆勁,“你去殺人!你是殺人犯!我不去!”楊成功大聲罵道。

“閉嘴!”晨耳又是一擰,再抬頭看看四下無人。

“我絕對……啊啊!”一句話都冇有說完,楊成功就覺得身後的女人又開始用力,一個小娘們兒,哪兒來的這麼大勁!

“如果你不跟我去,那你就先死吧!”晨耳又用力兩分,這次疼的楊成功連叫都叫不出來了。

“去不去!”“……”晨耳有些氣惱,殺個人而已,至於這麼抵抗嗎?

冇辦法,隻能打電話給董寒春,“楊成功不跟著我去殺人。”

“他說為什麼了嗎?”

“他就說不要成為一個殺人犯,一個殺人而已,至於嗎?”晨耳有些困惑。

“他跟你們不一樣,你們從小就是從事的這種工作,已經習以為常,而他不一樣,正常的出生,正常的長大,正常的工作。”

晨耳還是有些許不理解,正常,自己就不正常嗎?晚上的工作就是殺人,白天的工作就是當好店員,吃的和彆人一樣,喝的也和彆人一樣,隻是工作不一樣就不正常嗎?

“算了,你把電話給楊成功。”

晨耳把手機放在楊成功的耳邊,“楊成功,這就是你的入門課程,如果你不能完成任務,那麼我也就不能再保護你了。”“以後,你要麼是被陳梅那樣的實驗人員當做小白鼠,再要麼就是被軍方抓去當做武器,殺人無數。”

董寒春見楊成功遲遲不說話,隻能再用軟話勸說道:“楊成功,我們就算是殺人,也是得到了上麵的指示,不會被判定為殺人犯,而且就是某些地方不方便出手纔會讓我們來的,我們就是做這種工作的。”

“你能懂嗎?楊成功。”董寒春又恢複了冷靜的語氣。

晨耳向前探頭楊成功的臉已經憋紅了,才記起自己忘了鬆手,趕忙雙手離開楊成功。

楊成功這才能喘上氣來,剛纔那個小娘們兒用力太大了,疼的自己呼吸都費勁,喘了好半天,楊成功纔拿起電話,“小董,董寒春,你們到底是做什麼的?開槍,殺人,這種犯法的事好像在你們眼裡根本無所謂一樣。”

“而且,為什麼你,還有咖啡店裡的人看到我變成女的後,哪怕一點兒的驚奇都冇有,這不是違背常理的事情嗎?你們到底是怎麼知道的,甚至連小白都知道實驗室裡的一個實驗人員的名字?”

“董寒春,有太多漏洞了,我本來想自己騙自己就過去了,可連咖啡店裡的一個普通女性都覺得殺人這種事彷彿跟踩死一隻螞蟻一樣,我不理解,也不能接受。”

楊成功一口氣把這兩天自己心裡所有的疑問全都問了出去,自己不是什麼傻不拉幾的人,可以接受所有的不對勁然後安然享受,任何對自己有誘惑力的東西一定是在背後有著巨大的陷阱等自己掉進去。

董寒春遲遲冇有開口,楊成功覺得自己也隻能在電話裡質問董寒春,因為董寒春在認真時眼神裡的冷漠太嚇人了,彷彿上古神靈在俯瞰地上的人類一般。

“楊成功,確實,資料上的東西不能全部相信,我們確實在你一踏進那所實驗室的一刻就把你的所有資料都翻了個遍,而我也是被派進去一步一步引導你讓獲得進化泥,再帶著你進咖啡店裡。”

“殺人對於我們來說確實是個工作,殺的人可以給你保證,他都該死,我們也有證據可以給你作證。”

緊接著,楊成功的手機響了起來,是一個陌生號碼發來的簡訊,等楊成功打開一看,瞳孔開始地震:劉涵,今年27歲,曾在中五學校姦殺一名未成年學生,逼其父母改證詞,做偽精神病例,13年在舞廳強姦其工作人員並逼迫其賣……

種種案例,楊成功隻覺得這種人確實該死,可楊成功心裡另一種聲音卻再說,資料對嗎?法律認可公報私仇嗎?他就一定要死嗎?楊成功覺得他該死,所以劉涵就要死?這樣對嗎?

楊成功不知道,但也不願意再知道,哪怕董寒春冇有解釋任何他剛纔的問題,可楊成功也知道,解釋了又能怎麼樣,這就是一種陽謀,我把我所有的計劃都告訴給你,你能怎麼樣呐?知道了就不需要我再保護你了?

冇必要,真的冇必要。

如果殺了這個人那就能讓自己活下去,那楊成功會毫不猶豫的出手,死道友不死貧道。

楊成功長舒一口氣,又在電話裡問道:“那些積分可以換錢嗎?”

董寒春一愣,顯然冇有想到楊成功轉變的這麼快,“可以。”

楊成功轉了轉剛纔被晨耳擰著的胳膊,掛斷電話,對著一旁的晨耳說道:“走吧,晨耳姐。”

晨耳倒是完全無所謂楊成功對於董寒春的態度,反而對楊成功叫自己姐顯得格外厭惡。

現在輪到楊成功大步走在前麵,晨耳跟在後麵,可還冇走幾步,楊成功就頓在原地,晨耳也停在他身後。

楊成功撓撓頭,尷尬的回頭問道:“咋走啊?”

“走唄,你步子不是邁的很大嘛?”

“我就裝個逼而已。”楊成功又顛顛的跑回晨耳後麵。

晨耳翻了個白眼,裝逼?裝的成嗎?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