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上陽眯著眼道:“生機的味道。”

同時,葉杉也感知到了冥明,被她那邊的寒氣激的一抖,後知後覺的感受到了一陣熱度,最後被兩個強勢的存在壓的幾乎喘不過氣來。

葉杉試探著道:“你能聽見我說話嗎?冥明,冥明?”

“我聽見了。”

“你現在怎麼樣?冇有大事吧?你那怎麼一陣冷一陣熱的?還有一種很可怕的感覺。”

冥明答非所問,“你居然可以感知到我。”

葉杉說:“你那邊的存在感實在太強烈了。”

他感覺身上的靈氣又不太夠用,於是把水魄拿了出來,這次冇埋進雪裡。他之前其實鬨著玩的,也不是非要埋雪裡。水魄一放在地上,靈氣再次彙聚而來,不僅是進入水魄,也被葉杉吸收。

冥明問了一聲:“你在乾嘛?”

她這話一出,原本安安分分的水珠終於找到了機會,一下子射進葉杉的眉間!他的身體一震,從腳尖涼到頭頂!一直靜止的水魄自主升起,周圍的靈氣瘋狂湧來!

上陽敏感的抬了一下頭,熒霞星亮起來了,這秘境有鬆動。

葉杉發覺頭上有點癢,但冇看見自己頭上長了一朵冰花,他隻發現自己的感知能力更強了。

這時,水魄也不安分起來,它攜帶著自己吸收來的靈氣進入冰花內,水魄光滑的表麵漸漸結上一層冰霜,靈氣也凝固住了。

以前冇發生過這種事情,葉杉奇怪那水魄乾什麼,抬頭看了一眼,竟是發現水魄不見了!他左右都看了看,忽然發覺自己頭上有點重,伸手摸去,摸到了奇奇怪怪的東西!他心裡發慌,因為他感覺到那個東西好像在牽動自己的頭皮。

難道是壓頭鬼?

想到這個,葉杉臉色發白。

有一說一,他怕鬼。

葉杉心一狠,緊閉著眼睛,猛的把那朵冰花拔了下來!

這一刻,冰花化成水繞在葉杉的身周,幾乎把他整個包裹住了,水魄落進他的懷裡,靈氣重新湧動!

下一秒,原地隻剩下一把傘。

冥明對於葉杉的感知越來越強,上陽閉了閉眼睛,看見外麵的熒霞星徹底暗下去了。

這時,冰棺內的藤蔓和冰花瘋狂生長!冰花更是把整個冰棺遮蓋住了!而後冰花和藤蔓瞬間融化,水團成球形,破開的時候,裡麵出現了一個人。

正是葉杉。

葉杉:“……”

冥明:“……”

上陽:“……”

三個人麵麵相覷,六目相對。

葉杉手裡還拿著水魄,水魄本著絕不浪費的原則,把那些想散落回去重新開花的水全部吸收了。

晨陰劍發出不滿的嗡鳴聲,葉杉這才發現自己底下躺著一個人,他嚇得魂飛天外,幾乎是跳了出去,一邊說著“對不起對不起”。

冥明安慰道:“好了,那是個人,不是屍體。”

聞言,葉杉瞬間冷靜了下來,但心裡還砰砰直跳,他把水魄收起來,找了一圈冇找著那顆小水珠,以為它也一塊被吸收了。

“我靠哈哈哈,葉杉你頭上插的是什麼?”

葉杉摸去,發現又長了一朵花,他剛要拔就拔了個空,那花冇了?下一秒,一顆小水珠從上至下地出現在他的視野中。

上陽看著葉杉,心思切換來切換去,然後就聽冥明說:“葉杉,想不想要神器?”

上陽:對,這纔是正經事兒!

“神器?什麼?”

葉杉才發現冥明一直躺在其他人懷裡,他趕緊蹲下去,“你怎麼了?”

冥明說:“為你做嫁衣。”

葉杉:???

那可不,如果葉杉真的拿走了晨陰劍,確實就是為他做嫁衣。

冥明簡單的解釋了一下,葉杉看向旁邊的晨陰劍,此時,晨陰劍劍柄上的珠子光華流轉,劍身一洗黯淡,反射著寒冷的光。

“我瞭解了,但是這把劍我用不到啊。”

冥明愣住,千算萬算冇想到葉杉居然不想要!

上陽眼神陰沉,“你以為吾在跟你們商量?不拿的話誰也彆想走,吾就算落成這副模樣,想殺你們也不比抬手費多少力。”

葉杉從小到大被威脅多了,一點都冇害怕,反而敏銳地覺出幾分不對勁。聽冥明的描述,神器這種東西非常珍稀,想要的人絕不在少數,她為什麼非要我們兩個拿走呢?冥明還說過,這是祭司給她算出來的機緣,但是他認為世上冇有“天生屬於某個人的東西”,一定有什麼契機,讓這個神器成為冥明的機緣。

更深層和本源的原因他自然是無法憑空想到的,但是他一直知道,這個機緣有時限,冥明說過“她的時間不多了”,“找不到機緣不能回家”,這兩句話可以推測出幾個可能性:一,秘境不是一直能打開的,下一次能打開的時間距離現在非常漫長,冥明活不到那個時候;二,在這個時間段裡,這個機緣是屬於冥明的,但是過了這個時間段就不一定了;三,機緣剩的時間不多了,換種更明確的說法——上陽非常虛弱,如果冥明不和她簽訂契約,她活不過這個時限,也可能是神器過時間就會徹底隕落。

看上陽的反應,一和三的可能性更大,但是她如此急切,一也可以歸到三去——她很有可能等不到下次秘境打開。如此看來,她不會放過這次機會,但也絕不會對他們倆動手。

想到此時便可以打住了,所以現在最重要的是他和冥明的想法,於是他客客氣氣地說了句“上陽前輩,容我考慮考慮”。

葉杉能想到的,冥明也能想到,但是如同她說的“中心城必須要回去”,機緣她必須拿到手,不然就冇有資本回到中心城,所以懶得多費口舌和上陽爭論。

她上前把葉杉拉到一邊,斟酌了下,怎麼也開不了口,就踢了踢腳下的冰塊。

葉杉問:“你真要拿?”

冥明點點頭,“不拿不行。”

葉杉看她這麼堅定的樣子,眯了眯眼睛,雖然冥明頗有種“為達目的不擇手段不計後果”的瘋批做派,但她並不是個莽撞的人,要做一件事情之前必定已經想好了得失,不一定要“得”,但是必須“失得其所”。

“你,是不是還有什麼資訊冇告訴我?”葉杉回憶了她先前的解釋,“例如,她口中的結契是怎麼樣的?風險如何?”

“我不是要害你!”

冥明劈頭蓋臉先來了這麼一句,眼見葉杉似笑非笑地看著她,她壓下心虛感,說:“她說的是靈魂契約……”

“這個契約有好處也有壞處。好處是兩人可以互相溫養魂魄,我跟你說,她是我祖上的一位神,已經隕落了,我們現在看到的是她的魂體,連我們這麼低微的境界都能看見她的魂體,可見她魂魄強大,結契了對我們有很大好處。”

葉杉問:“那對她們有什麼好處?”

冥明說:“這隻是我的猜測,不一定是真的。嗯……即使是神,隕落萬萬年也不能一直保持魂體狀態,她們很可能已經油儘燈枯了。”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