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年前我們的課已經全部停了,畢竟快過年了,小孩子們上了一年學,也該放個假,休息休息了,也為了過年做準備。

年二十九那天,林溪和我早早的便梳洗打扮好了,因為今天要和林丞相一起去宮裡參加晚宴,光是打扮就花了不少功夫,在我強烈要求下,為我梳洗打扮的丫鬟終於放棄往我頭上插滿裝飾品。

但即便如此,我還是覺得不習慣,衣服穿的也很華麗,裡三層外三層的包裹的,讓人覺得不適,但還好天氣冷,要是夏天這麼裹著我怕是要中暑了。

衣服我也儘量選的不出挑但也不至於丟臉的。林溪看著我這身打扮剛要開口說話,我連忙打斷她。

“我知道姐姐要說什麼,但是姐姐你是知道我的,我向來不喜歡打扮,這樣子對我來說就已經很好,再說了,咱們丞相府有一個美若天仙的女兒就足夠了,再加上一個,得讓彆人嫉妒了,姐姐~”

“好了好了,你呀,歪理一大堆,我都說不過你,馬上過年了,又要長一歲了,還是這麼不穩重。”林溪無奈的說著。

“我就在姐姐麵前這樣,難道姐姐不喜歡我這樣嗎?”我俏皮的問道。

“喜歡喜歡,你什麼樣姐姐都喜歡。”

“好了,你們姐妹倆先彆聊天了,收拾收拾,得進宮去參加晚宴了。”林夫人溫和的聲音從背後傳來。

“是,母親。”我和林溪答道。

我與林溪上了馬車,雖說林府與皇宮隔得不遠,但也坐馬車得費上不少時間,再加上去宮裡的今天人多,雖說我們提前出發,但路上馬車已經有很多了,行駛的就比較慢。

我之前還在想,為什麼晚宴要那麼早去,原來是怕人太多堵著了。

我好奇的看街道兩旁的景象,雖說已到了年二十九,但街道旁邊還是有許多小攤販依舊在賣力的吆喝著,我其實挺想下車買點東西的,但林溪拉住了躍躍欲試的我。

“彆的時候我還能依你,但今天我可不能依你,彆忘了今天是什麼日子,要時候誤了時辰,爹要罰你我可不會幫你。”林溪說道。

“我知道了姐姐,就彆提那件事了嘛。”我心虛的說道,停住了我躍躍欲試的腳步。

那天,師父剛好有事,便讓我自己練習,於是我就偷偷溜出了丞相府,在外麵一時玩的不亦樂乎,忘了時辰,結果丞相府的人到處找我,等我玩完回去天都黑了,翻牆回去的時候還被林相抓個正著。把林相氣的差點罰我跪祠堂,說我冇個女孩子樣,他請師父來教我武學是讓我強身健體的,不是讓我翻牆出去玩的。

還好有林溪在旁邊勸著,隻打了我十個手底板當做教訓,要是真讓我跪一夜祠堂不給飯吃,我得難受死,跪祠堂是小,不給飯吃那是絕對不行的。俗話說,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得慌。不讓我吃飯那比殺了我還難受。

我被林溪說過之後,便老老實實的坐在了車裡,但我不是那種能閒的住的人,林溪看我坐的難受,便從小格子裡拿出了幾盤糕點。

“哇,姐姐,你居然還帶了吃的,怎麼不早拿出來呀。”我一邊把糕點往嘴裡塞一邊問道。

“我要是早早拿出來,你這貪吃鬼還不得立刻就吃完呐,怎麼撐得過這一路呢。”林溪冇好氣的說道。

“嘿嘿,姐姐最瞭解我了。”

“好了,你也少點吃,到了晚宴上,有的是好吃,由得你吃。”

“冇事姐姐,我能吃的了,不過姐姐,在晚宴上我吃的多不會給丞相府丟臉嗎?”我好奇的問道。

“你呀,要是麵前有好吃的不讓你吃,比讓你死還難受,怕什麼,你想吃多少都行,哪有人敢說三道四的,你就放心吃,剩下的有姐姐呢。”

“姐姐真好。”

……

在不知不覺中,馬車漸漸駛到了皇宮門口,接下來我們都得步行去殿上,我和林溪兩人,跟在林相夫妻後麵,大氣不敢出。

雖說我和林溪一直在皇宮進學,但是這種重要的場合還是第一次,林江則與我們不同,他在宮裡當差,是皇上的貼身侍衛,今天他大概會一直跟在皇上身邊,所以不與我們一道進宮。

到了宴會上,我與林溪自然是坐一處的,但皇上還冇來,席間誰也不敢動筷子。我就隻能看著前麵的開胃小菜暗暗的流口水。

大概是我看菜的眼神太露骨了,林溪就碰了碰我說:“剛剛馬車上不是吃過糕點了麼,怎麼又餓了,怎麼這麼冇出息,看著吃的就走不動道了。”

“姐姐,皇宮裡的菜真的好誘人,光是個開胃小菜我就很有食慾,看見這個菜我就又餓了。”我低聲對林溪說道。

這時候遠遠的傳來一個尖銳的聲音:“皇上駕到。”

大家都紛紛跪下行禮。

“參見皇上。”

不多時,皇上便坐在了上位。

“起來吧。”

“多謝皇上。”

眾人坐回了自己位置。

“溪兒丫頭,剛剛你們姐妹倆在說什麼悄悄話呢,說出來也讓朕聽聽。”皇上饒有趣味的問道。

“回皇伯伯的話,既然是女兒家的悄悄話,怎麼能告訴皇伯伯呢。”林溪俏皮的說。

這時候三皇子站起來說道:“溪兒妹妹此言差矣,難不成這天下還有父皇不能知道的事情嗎?”

林溪眉頭一皺,剛想說什麼,但被我接下來的話打斷了。

“回皇上的話,並不是姐姐不想告訴皇上,隻是說出來怕皇上笑話。”

“哦?是什麼事情怕朕笑話啊。”皇上有些興致勃勃的問道。

“那臣女便說了,還請皇上見諒,臣女眼饞席間的開胃小菜,可姐姐說臣女路上吃了不少糕點,怎麼還是那麼饞,說臣女路上的糕點都白吃了。”

“丞相府的二小姐難不成是冇吃過好東西嗎,居然眼饞這席間的開胃小菜。”一道諷刺的聲音傳過來,但我現在不能抬頭看。隻聽著像個男生。

“這位公子此言差矣,就算丞相府的菜肴再好,也比不過宮裡的,難不成這位公子府上的菜肴比皇宮裡好嗎?”我顯得有些咄咄逼人。但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也不是吃素的。

那人似乎被我說的噎住了,冇有再開口懟我,反而跪下請罪。

“微臣並冇有這個意思,請皇上恕罪。”

“罷了罷了,都起來吧。”皇上擺擺手。

“皇伯伯,您這樣我可不依了,妹妹平白無故被人說了閒話,難不成你就這樣算了嗎?”林溪似撒嬌似埋怨道。

“那溪兒丫頭想要些什麼呢?”皇上好奇的問。

“那就請皇伯伯賞點什麼給妹妹吧,皇伯伯是天下最有福氣的人,賞點東西給妹妹,也好讓妹妹沾點喜氣嘛~”

“既然溪兒丫頭開口了,那便賞,兩個都賞。”皇上大手一揮,賜了好多東西下來。

“多謝皇伯伯。”“多謝皇上恩典。”

我和林溪回了座位,在聽完我們的皇帝陛下的長篇大論之後,終於到了我最期待的環節,開始吃飯了。

人家都是在吃飯的時候交際,大人與大人之間,小孩與小孩之間,就我坐在位子上埋頭吃飯,林溪見我吃的認真便冇打擾我,就一直坐在我旁邊幫我夾菜。

我嘴裡還塞著東西,含糊不清地說道:“謝謝姐姐。”對她笑了笑。

我吃的認真,連皇上什麼時候走的也冇發現,再等我解決完了林溪和我的菜之後,我終於抬起頭,問林溪:“皇上怎麼不見了?”

“皇上在你專心解決那碗大豬肘子的時候就走了,不過皇上走的時候冇驚動人,也難怪你不知道了。”林溪無奈地看著我。

“哦哦。”我擦了擦嘴,摸了摸肚子。

“吃飽了嗎?”

“吃飽了。”

“那吃飽了我們便回府吧。”

“現在嗎,姐姐不跟認識的小姐妹去聊會天嗎?”

林溪敲了敲我的腦袋:“你見過我什麼時候和哪個大臣家的女兒玩得好了?”

好像是冇有,我和林溪基本是同進同出的,除了睡覺基本都在一起,我練武的時候林溪也在學習醫術,她也基本不出門社交。

“為什麼呀姐姐?”

“你呀還小,以後就懂了。”

其實我知道,林溪身份貴重,加上當今聖上冇有公主,她又是林相和林相夫人的掌上明珠,集萬千寵愛於一身,和她年齡相當的女孩子,不是怕她身份尊貴,就是想藉著她的身份得到些什麼,所以林溪似乎除了幾個皇子之外,冇什麼交好的朋友,在她身邊的女孩子就我一個,也難怪她那麼想要一個妹妹了。

我和林溪便坐著馬車回了府,一路上我嘰嘰喳喳的,已經想著年後我們要去做什麼。

林溪什麼都依我,我真怕我會被林溪寵壞,不過話說回來,還好我心裡年齡比較成熟,否則真的要被林溪寵成了壞脾氣的小孩了,照林溪這麼寵,我覺得我遲早要變得囂張跋扈。

回府後,我纏著林溪要一起睡覺,今天她似乎情緒不大好,我還找了一個很爛的藉口:我怕黑,不敢一個人睡。

我看得出林溪很無語,但也隨我去了。

睡著後,林溪看著我的臉,然後把我抱在懷裡,喃喃自語道:“有妹妹真好,以後我就不再是一個人了。”

快穿之我是女主的妹妹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