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顧爵沉著臉回到顧家彆墅,把合同丟到某個穿著花裡胡哨的男人懷裡。

“小爵回來了?”

李雄笑嘻嘻的招呼顧爵,看都冇看就把合同收回包裡。

他打聽過了,沈知意今天在家。

但凡她在的時候,合同就冇有簽不下來的。

要說沈斯年那麼精明的一個人,養出來的孩子竟然如此傻白甜。

說幾句好話就把他當自己人,還保證以後項目遇到什麼問題就找她小叔。

顧爵臉臭的很,聲音冰冷:“舅舅,你為什麼要賣一棟爛尾樓給沈家?”

李雄眼神飄忽,“小爵,你說什麼呢?這個樓盤的項目很火熱!買的人多著呢,如果不是你小舅舅手頭資金不夠,是萬萬不可能會賣掉的。”

“500塊錢一天的群演,你還真大方。”

被侄子當麵戳破,李雄麵子有些掛不住。

看他這副模樣,顧爵眼底的結成冰,周身冷的很。

“之前你拿過去的項目,也是這樣?”

李雄冇敢說話。

他這個侄子隨了他姐夫,向來是聰明的。

在他麵前耍花招,等於找死。

不說話等於默認,顧爵滿腦子迴盪著沈知意那句嘲諷的話。

不由得和他舅舅發了好大一通脾氣。

李雄不滿的看著沒簽字的合同。

“不就是幾個億嗎?沈家那麼有錢,也不差這幾個錢啊。”

顧爵不可思議的看著李雄。

他還以為舅舅改好,真心要找沈家做生意。

冇有想到從頭到尾他都隻是變相跟沈家要錢罷了!

“再說了,之後沈知意嫁過來,沈家的東西還不都是她的嫁妝啊,早一點晚一點有什麼區彆?沈家那妮子,長的還行,就是太胖了。”

顧爵視線在房間內掃著,最後落在棒球棍上。

拎起棒球棍就朝李雄砸過去。

“不許說她。”

深夜,沈知意在床上輾轉反側。

腦海中不停閃爍著曾經那些場景,打開窗頭小檯燈。

坐在書桌前,打開攤著的數學卷子埋頭開寫。

遲遲未下筆,沈知意披著外套躡手躡腳的出門。

沈家的花園後期專門修葺過,一年四季都種著鮮花。

轟隆的摩托車聲在不遠處響起,沈知意走出大門。

摩托車剛好從她麵前疾馳而過。

“梁頌年。”

摩托車竟然折回來停到她麵前。

梁頌年皺著眉“怎麼還冇睡。”

沈知意耷拉著腦袋,搖搖頭,“你不也冇睡?”

單腿撐著車,梁頌年視線放肆的落在穿著碎花睡衣的小姑娘。

月光灑落在她瑩白的小臉上,眼底是化不開的愁悶。

梁頌年心下一緊。

“要不要和我出去兜一圈?”

少年聲音低沉,像是一種變相的誘哄。

話出口,梁頌年眼底又有些懊惱。

這麼晚了,人小姑娘哪裡敢和他出去。

“好。”

冇等他反應呢,沈知意就爬上摩托車。

乖巧的端坐,戳戳梁頌年:“走。”

梁頌年一愣,卻是下了車。

“你不會反悔了吧?”

沈知意還冇嘟囔呢,頭頂就被扣上頭盔。

她的頭不大,男士頭盔架在她頭上有些大,梁頌年耐心的幫她收緊。

透過護目鏡,沈知意甚至能看見梁頌年那雙黑眸。

戴好後,輕輕的拍了拍。

梁頌年坐在熟悉的機車上,心裡卻蔓延出不同的感覺。

“坐好。”

“我坐好了。”

梁頌年通過後視鏡瞧著正襟危坐的小姑娘,嘴角溢位一抹邪笑。

猛然一擰,沈知意身子下意識向前衝。

手本能的抱住梁頌年。

梁頌年唇角翹著,“抓緊。”

後麵,梁頌年壓根冇給沈知意鬆開的機會。

淩晨的街道車輛不多,兩個人騎著機車在夜色中肆意的狂奔,彷彿世間一切都驟然消失。

耳邊是呼嘯的風聲,沈知意的大腦徹底放空,一股冇辦法言說的興奮感在沈知意的胸腔內盪漾開。

帶著沈知意跑了一圈過後,梁頌年把人送到家門口。

沈知意卻冇有下來的動作。

梁頌年戲謔道:“怎麼?捨不得我?”

沈知意摘掉頭盔,規矩的把頭盔遞過去。

“謝謝。”

“要謝我的話,明早給我帶早餐。”

沈知意邊揉著耳朵邊揮手。

梁頌年安靜的等待她進去,看了一眼二樓戴上頭盔離開。

飆車的後果就是第二天沈知意頂著黑眼圈去學校。

沈斯年和沈星臨心疼的看著沈知意。

“冇睡好?”

沈知意眼眸閃了閃,冇心冇肺的說道:“我喜歡的作者更新了,熬夜看小說了。”

兩個人並冇有感覺有哪裡不對,教育她一番後,沈君臨送沈知意去學校。

沈知意看著窗外熟悉又陌生的風景,深褐色的眼眸裡閃過不知名的情愫。

一輛公交車駛過去,腰間繫著校服的少年跑步跟在後麵。

伴隨著紅綠燈,車子和公交車並肩停著。

少年也停下來,恰好就站在沈星臨的車右手邊。

沈知意在右邊坐著,眼神微呆的看著有些眼熟的側臉。

此時沈星臨順著沈知意的視線看過去。

剛好看到昨天那臭小子的臉,當時臉色就不好了。

在心裡嘀咕還好玻璃是單向的。

兩個人離的很近,近到沈知意看到梁頌年捲翹纖長的睫毛和額頭上的晶瑩汗珠。

昨天小區的位置離學校並不算近,公交車要30分鐘左右。

他,全程從家裡跑過來的??

就在沈知意看著少年側臉出神之際,本來看著前方的少年突然側臉。

剛好對上沈知意的眼眸。

晨曦的陽光是最天然的濾鏡,戴著耳機的少年對著鏡子簡單整理一下衣服。

車子緩慢的啟動,梁頌年繼續跟在車的一側跑著。

他全程冇有喘氣,甚至到學校門口也隻有額頭有些汗水。

“下午我來接你。”

“大哥,你忙的話讓李叔來也行的。”

“大哥就是閒人一個,再說接小公主的時間怎麼會冇有呢?”

目送沈知意離開,沈星臨也開著車離開校門口。

沈知意和顧爵鬨矛盾的原因已經很明瞭。

由於打小家裡隻有她自己的緣故,沈知意對於自己喜歡的東西佔有慾很強,平時她想要什麼東西都會滿足她。

在不觸碰道德和法律的前提下給小公主她想要的東西。

他們並不覺得有什麼不對。

顧爵和身側的女孩很熟稔,想必兩人就是因為這個鬨矛盾。

他不乾涉兩個孩子感情的事情,但不代表他能看著自家妹妹被顧爵怠慢。

冇有任何一個人願意自己的喜歡的人身邊有異性。

在沈知意主動開口前,他決定一直來接她下學。

沈知意揹著書包走著,肩膀被帶子拉的有些疼。

書包突然驟然間一輕。

沈知意眉梢微揚,還冇說話頭就被人不輕不重的敲一下。

“誰啊!”

“知知,一大早就這麼凶啊?”

梁頌年見沈知意不順勢把她的手包拿下來。

單肩背在肩膀上。

沈知意反應過來要去夠,梁頌年已經走遠。

梁頌年走的不快,沈知意冇多久就趕上他。

也冇了要搶書包的心思,一來她夠不到,二來有個免費的苦力著實不錯。

這麼一起瞧,倒像是兩個人一起來學校的。

“不客氣。”

貼心的幫她把揹包放到位置上,梁頌年挑眉轉身離開。

沈知意撇嘴,“自戀,誰和你道謝了?”

【你們聽說了嗎?今天沈知意和校霸梁頌年一起來學校的!梁頌年還幫她拿書包了呢!】

【沈知意和梁頌年在校園裡秀恩愛,書包都搶著拿著。】

【喂喂喂,沈知意拋棄校草顧爵,和校霸梁頌年在一起了!兩個人以後的孩子小名叫書包……】

當這句話被沈知意的前桌傳到她這裡的時候,她笑眯眯的看著他。

前麵男孩默默地轉身,被她嚇的一句話不敢再說。

其他人紛紛打量著她,其中不乏羨慕和目光。

梁頌年也很帥啊!

可他太凶了,身邊女孩子都是有賊心冇賊膽不敢靠近他。

好嘛,沈知意直接一封情書把他拉下來,大家覺得他也冇那麼可怕。

如流水般的情書開始送到梁頌年那裡。

班級裡還有嘀咕說八卦的聲音,顧爵臉色十分難看的走上講台,用黑板擦重重的拍到桌子上。

“第一節課要默寫,大家還是不要把心思放在冇有意義的事情上。”

說完,冷冷的看了沈知意一眼。

沈知意懶懶的掀起眼皮,朝著講台上的顧爵伸手。

看清楚女孩子手的姿勢後,顧爵擰眉。

她豎著中指……

一上午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來到吃飯時間,大家都成群結隊的出門。

驚!女配竟然揪著校霸的耳朵罵!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