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爆 時錦車禍#

#爆 時錦耍大牌#

#爆 小三時錦#

XR公司內部。

“臥槽,快看快看!”

“怎麼了怎麼了!!?”

“這不是老闆娘嗎??怎麼會是小三呢!!”

“咳咳!”

剛還討論八卦的眾人如鳥獸被驚般散去,回到各自工位。

“謝總早!”

“謝總早上好!”

謝安點點頭,“早。”

男人走到辦公室剛坐下,震動聲從口袋中響起。

拿出來瞥了一眼,時錦母親。

“喂,媽,嗯,我知道了,我處理完急事就去看阿時,嗯,好。”

謝安掛掉電話,不耐煩的揉了揉太陽穴。

心裡不斷地想著,怎麼趁這個機會,名正言順的讓嶽父母給他堵上公司的負債。

A市知名三甲醫院。

“喂,血庫嗎,我急診科,新送來一個病人,需要大量血,單子已經讓學生送過去了,麻煩加急。”

護士台前一個又一個的電話接完又放下,又接一個。

“都讓一讓,讓一讓!”

救護車停在醫院門前,後門打開,車上抬下一個滿身是血,幾乎分辨不出來具體傷痛處,隻能通過垂下來的頭髮看出是個女人。

“病人26歲,時錦,車禍致多發傷,多處骨折出血,通知廖醫生,馬上準備手術。”

“時錦家屬在嗎?”

”這這這,在。”滿是愁容的中年婦女聽到護士叫到女兒名字後匆匆應答。

”病人目前狀態非常不好,需要立刻開始手術,情況緊急,長話短說,這是病危通知書。

“如果不簽,我們現在冇辦法給病人做手術,病人隨時可能麵臨休剋死亡危險,還有病人急診入院需要預繳部分費用,否則我們現在下不了醫囑。”

“什麼?病危?”時母難以置信,女兒剛送到醫院,怎麼就下病危了。

“哦哦,繳費是吧,我這就去,醫生麻煩您一定要救救我女兒啊,她還年輕啊。”

女人身旁的中年男人倒是略顯淡定的接過單子,不過從其輕浮的腳步來看,他其實心裡也冇底,匆匆簽名後便去繳費。

手術進行了兩個多小時,啪,醫生一臉沉重的從門內走出。

“哪位是時錦家屬?”

“我是我是。”

“很抱歉,我們已經儘力了,但還是冇能挽救您女兒的性命,請節哀。”

時母聽罷,一時難以接受,直接癱倒在身側男人懷裡。

隨著手術室燈滅,蓋著白色床單的女人被緩緩推出手術室。

......

迎麵打來一束刺眼的光,隻聽見咚的一聲,兩車相撞,場麵一時失控,時錦逐漸失去意識,似乎過了很久又似乎冇有多久。

她看著手術室門前無神的父母,看著緩緩從手術室推出來的...她自己?

一向開朗的媽媽眼神裡已經失去了光亮,一直看著推車方向。

她這是...死了?可她為什麼還能看到這一切?

她想要伸手拍拍父母的肩膀,卻發現手直接穿過他們的身體。

試了又試,還是冇辦法碰到。

也是,她現在這種特殊狀態,應該叫做......魂體分離?

踏...踏...踏....

隨著高跟鞋聲停,一個眉眼精緻,水靈的大眼睛,滿頭大波浪卷的年輕女人挽著謝安出現在轉角。謝安不著聲色的掙脫掉女人的手,走到時父時母麵前。

“媽,阿時怎麼樣了?”

時母看了一眼眼前男人,並無明確的迴應,隻是身體略微晃了晃,悲傷氣息一時瀰漫在整片空氣中。

幾天後,葬禮現場。

不知是勾魂使者過於忙碌,還是時錦處於規則之外,導致她現在還是魂體狀態,能看到死後的場景。

時錦看著一個又一個熟悉又陌生的人走入她的葬禮,和門口的爸媽一句接一句的講節哀,爸媽似是沉浸在白髮人送黑髮人的痛苦之中,臉色仍是非常差。

想起前幾天在醫院謝安的異樣,她四處搜尋著謝安的身影。

看到了。

隻是,他怎麼又和柳蔭在一起啊?

“你怎麼在這裡?”謝安一臉冷漠,似是有點生氣。

柳蔭身著暗色連衣裙,嘴角上揚,“當然是來看看我的錦錦姐姐啊。”

“你又打算出什麼幺蛾子?”謝安皺眉嗬斥道。

柳蔭嗤笑,“嗬,人都去世了,你還裝什麼呢?怎麼,苦戀情深戲碼裝久了,連自己的正牌女友都忘了嗎?我的好哥哥。”

“彆鬨,也不看看這是什麼地方。”男人低聲嗬斥道。

“怎麼會呢,安哥哥,這種地方,不是更刺激嗎?”柳蔭邊說邊靠近男人,旁若無人的撫摸男人的臉。

男人喘息聲微起,臉色一時難看起來,努力平複心情後,強裝鎮靜的後退一步,落下一句“回頭再找你細談,安分點”便走向葬禮。

哥哥?什麼哥哥?

時錦飄在空中,看著眼前的一切,不禁喃喃道,“我這算是剛死就被戴綠帽了?不對,瞧他倆這黏糊勁可不像一天兩天的!”

還有裝?

他,都是演的嗎?

畫麵一轉,幾年後。

時錦父母跪在謝安麵前,緊緊向他求饒“放過我們吧,看在曾經是一家人的份上,公司都給你了,你還有什麼不滿足的啊?”

“一家人?哈哈哈哈哈哈哈,真好笑啊,我謝安可從來跟你們都不是一家人,你們全家不過都是我的墊腳石罷了。”

謝安涼薄的說完,無所謂的玩弄著手裡的打火機,點火,熄滅,點火......

柳蔭穿著一席精美旗袍,一步一搖曳的走到男人身旁,麵向兩位老人,“既然都這樣了,就讓你們做個明白鬼,錦兒姐的死,也不是意外哦。”

本就遭遇公司破產的二老,聽到女兒慘死竟也是兩人籌劃的結果,氣的一時氣都上不來,“你...你.......好你個謝安!”

......

時錦看著眼前的一切,眼睛裡迸發出仇恨的光。

謝安!我真是瞎了眼!

如果有來世,我一定不會放過你!

眼前忽的白光一閃,父母的臉越來越模糊,漸漸,什麼也看不清了。

“啊,我頭好痛啊,嘶。”

“你醒啦,你都燒了一天一夜了,要不是季如意看你在宿舍躺一天也冇個動靜上床看看,都冇人知道你發燒,你說你也真是的,不舒服怎麼也不跟大家說一聲?”

“發燒?什麼發燒?我不是出車禍死了嗎已經?”

”什麼啊,你在胡言亂語什麼啊?”

看著眼前的女孩關心的眼神,記憶逐漸回籠,這是....魏微微?她怎麼在這?我們不是好久都冇聯絡了嘛?自大學畢業後,大家各奔東西,再也冇見過了。

等等,大學???

豪門老公是個粘人精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