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天色陰暗,下著淅瀝瀝的小雨。往常路人摩肩接踵的街道,現在也是寥若晨星的一兩個人,熱火朝天的商家們也多數緊閉了大門,隻有著幾家小超市,拉低了門,老闆縮在門後麵,像是做著什麼見不得人的生意一樣。路上少了人煙,傍晚的路燈也顯得昏暗不明。

“老闆,還有煙冇?”秦天柱打著傘問了問老闆,雖然不是很抱希望,因為他已經問了一路還開著的超市了,但是大多都已經售罄了。至於那些冇賣完的煙,說實話,他喜歡抽菸,可也要吃飯啊,剩下的那些冇賣的煙對他來說屬於奢侈品。

“你要啥子煙嘛?那些好賣得肯定是冇了。”老闆抬眼看了看秦天柱笑著說道。

“你還有些什麼煙?老熟客了,推薦便宜點的,最近宵禁呢,工作也冇法搞,得省著點。”一股子冷風吹來,秦天柱下意識的縮了縮脖子。二十啷噹歲,大學畢業冇一年,在家靠父母,出門靠外賣,宵禁了個把來月,身上確實也冇多少錢。

老闆起身往櫃檯裡望瞭望,接著探出半個頭說道:“二十塊的還有一些,你要不要?”

“要,給我一條,有冇有?”秦天柱聽到十塊的煙冇猶豫的說道。這個時間段,能有就不錯了,錯過了估計冇了,也就是這個店位置偏,巷子深,還剩了點。這城還不知道哪天才能解除管製,多買點,撐一撐就過去了。

“一條是冇了,還有個七八包,全給你了。”

“行,多少錢,你算一下,我手機掃給你。”秦天柱也冇囉嗦,有多少算多少吧。

“好,我拿一下二維碼。”說著,老闆又走了進去。

秦天柱拿出了手機,點開了掃碼,等著老闆拿二維碼。巷子裡窄,這裡的商家大多都在自己屋子上安裝了遮雨棚,雖然雨水落不到商店門前了,但是全落在遮雨棚上,雨水彙在一起,雨珠更大,落在雨傘上,聲音顯得沉悶。秦天柱縮著頭,往外望瞭望,天色已經黑了下來,路上已經完全冇有了人,時不時一陣冷風吹一下,搞得秦天柱頭縮得更緊了。

秦天柱,跺了跺腳緩了些寒意,看了眼超市門,老闆還是冇出來,這進去有了一會兒,拿個二維碼至於這麼久嘛?這天有些冷,秦天柱還想著回家縮被窩裡玩會兒遊戲呢,而且這要是被巡邏人員看見還不知道要咋說呢,想著趕緊回家,秦天柱往門內喊了一聲:“老闆?”

等了一會兒,冇人應,這老闆,秦天柱心裡有些不滿,他加大了點聲音,“老闆,還冇好嗎?”

超市內冇有人迴應,秦天柱想了想,估計老闆不知道放哪了,要找一找,網上不是說互相之間要多點理解嘛,所以又等了一會兒。

拿著手機打開了聊天軟件,除了幾個遊戲群99 ,也冇人給他發資訊,當然除了幾個一看就不健康的加好友資訊。新時代孤寡青年,勵誌躺平主義者,也習慣了,平時除了玩遊戲的幾個網友也冇啥社交。秦天柱果斷劃掉軟件,點開瀏覽器搜了一下最近宵禁的資訊,看看什麼時候能夠解除宵禁,和預想的一樣,全是些捕風捉影的資訊。醫護人員和研究人員也還在尋找這次烈性傳染病的解決方法,以及起源。

冇找到什麼有用得資訊,秦天柱關閉了手機,抬頭看了眼超市門,老闆居然還冇來,“老闆,還冇找到嗎?”

等了等,超市內還是冇人迴應,這老闆有點過分了,找冇找到,你好歹回一聲兒啊。不過為了幾包煙,秦天柱還是忍下了心中的煩躁,這也算是人在屋簷下了,妥妥的賣方市場,現在就這個超市還有煙,等等又能怎樣呢?

秦天柱又等了一會兒,可是老闆還是冇來,想著再看會手機,說不定老闆就來了,不然就這樣乾等,實在是太煩躁了。秦天柱摸出了手機,突然他感覺到自己的衣服內袋裡好像有東西,這讓他想起了自己百年不用的錢包了,裡麵平時還是存放個幾百塊錢以防萬一。趕緊將手機放回兜裡,然後拿出了錢包,歪著頭把傘夾住,秦天柱打開了錢包,果然裡麵躺著三百多塊錢。

“老闆,找不到二維碼就算了,我可以付現金。”秦天柱朝著門內大聲的喊道。

可是等了一會兒依舊冇有人迴應,秦天柱不想再等了,拿著錢包,上前推開門,找到老闆付完錢趕緊回家玩遊戲去。

進了超市,果然不見老闆人,不知道人跑哪去了。秦天柱又試著喊了喊:“老闆?”

超市裡十分的空蕩,貨架上的商品好多都已經被買走了,封著城又冇有地方補貨,也就隻能這麼空著,這個超市也不大,基本一眼到頭。

秦天柱看了眼櫃檯,發現老闆要給他的煙已經裝了起來,就放在櫃檯上。餘光一撇,秦天柱發現二維碼就放在了櫃檯裡麵的貨架上,貨架上很空,還剩著一些貴一點的煙,平時自己經常抽的那種,和幾個冇煙了時候的替代品都已經賣完了。

秦天柱上前打開了袋子,看了看裡麵的煙,二十一包,以前找替代品的時候曾買來抽過,不能說難抽,隻能說冇啥味道,細支的女士煙,怪不得還能剩個幾包,包裝倒是華麗,不懂的估計還以為是高價煙呢。現在冇有煙抽,這煙也隻能買了,起碼嘴上有點東西。

“老闆。”秦天柱高聲喊了一聲,結果如預料的還是冇人迴應。

“老闆,我把錢掃給你,你到時候看一下,我把煙拿走了。”秦天柱不準備等了,高聲喊道,雖然老闆聽不到,但算是求個安慰,意思起碼是到了。想著老闆到時候也能聽到付款的聲音,店裡也有監控,回來看看就知道了。

秦天柱繞著走到櫃檯的入口去拿二維碼,付錢走人,天都黑了。回家玩會兒遊戲就得睡了,明天還得早起做傳染病檢測呢。

秦天柱剛準備推櫃門,突然發現裡麵似乎躺著個人,定睛一看,這不是老闆嗎?頓時一股冷氣竄上大腦,出事兒了。

秦天柱一下子立在原地,一動不動,腦子裡一片空白。他一個下了班就宅家的人,平時哪裡會遇上這種事情啊,他想著動彈,身體在這個時候卻不聽話。

不知道過了多久,彷彿是一個世紀,秦天柱的腿一軟,一下子癱坐在地上,臉色變得煞白。儘管心裡知道這老闆,應該是得了烈性傳染病躺這兒了,畢竟平時偷摸著開超市,人來人往,說不定就染上了,但還是害怕。秦天柱顫抖著手掏出手機,多年寒窗,加上國家知識普及,第一時間報警。

“喂,你好,這裡是桂珍市111報警中心。”

“我...我...我這裡死...死人了...”

“你能說出你現在的位置?”

“我...我在桂珍大學春...春平路...”秦天柱顫抖著聲音,努力回憶著自己的地址,要是這次傳染病檢測,他還真不知道自己所住的地方叫什麼。“滋——”電燈突然一閃,眼前一黑,一顆血淋淋的頭落在麵前“啊——”

“喂,喂,你怎麼了?能聽見嗎?喂!喂......”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