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大婚當日,迎親的隊伍從街頭連到街尾,兩旁的街道皆是執旗而立的士兵。

大紅燈籠開路,鞭炮齊鳴,一路吹吹打打,好不熱鬨,幾乎全都城的老百姓都跑來圍觀這場僅次於皇家的盛大婚禮。

徐奕身騎白馬,一身大紅喜服,頭戴玉冠,身姿綽約。

隻是大喜之日,新郎臉上全不見笑意。

迎親的隊伍徐徐前行,八人齊抬的喜轎裡,薑柚一頭墨染的烏髮梳成髮髻,兩邊插著由細細的金絲纏繞著碩大的寶石鑲嵌製成的步搖,不時發出悅耳的金屬碰撞聲,孔雀羽毛纏著金線繡成的嫁衣勾勒出較好的腰身,裙襬微微一動,流光溢彩。

好半天,才從熙熙攘攘的大街來到了張燈結綵的將軍府前。

震耳欲聾的鞭炮聲響了起來,徐奕一躍,輕鬆下了那匹高頭大馬,朝喜轎這邊來。

薑柚聽見徐奕的腳步聲不疾不徐的走近。

那麼嘈雜的環境,她就是能聽到他。

轎門打開,一旁的喜娘欲將同心結遞上,徐奕朗聲道:“不用了!”說罷,向薑柚伸出手。

薑柚輕輕將手放入他的掌中。

徐奕的手心有硬硬的繭,應該是常年握兵器留下的,與自己冰涼的手相反,他的掌心微熱。

薑柚就這麼被他牽著,踏著紅毯走過數十個台階,邁過將軍府高過人膝的門檻,來到燈火輝煌的堂前。

一番複雜的叩拜之禮,儀式總算結束了,薑柚暈頭轉向地被送入了洞房。

“你們先下去吧,留元珠一人在這伺候。”憋悶了一天,薑柚總算可以開口說話了。

“是,公主。”屋內的一眾小丫頭魚貫退出。

元珠待她們都退出房間後,不由得鬆了口氣,捶著腿道:“真夠折騰人的,原來成親有這麼多規矩!”

薑柚揭開喜帕的一角,打量著房間。

一室旖旎的紅色,大紅的喜字在燭光的映照下愈發的喜慶,梳妝檯上擺放著一盆百合,花香暗湧,不遠處的角落,放著一把古琴。

按照將軍府的財力,這洞房佈置得過於簡樸了些。

“公主,快把喜帕遮好,有人來了!” 元珠聽到腳步聲。

臥房的門猛的被推開,徐奕一步三晃的跌撞進來!

薑柚感覺自己的心就快要跳出喉嚨,心跳聲彷彿震耳欲聾一般響,手心微微出汗,袖口下的手指不由得蜷起。

“這裡不用你伺候了,出去吧。”徐奕皺著眉,說道。

“駙馬還冇有與公主喝合衾酒!”元珠小心的提醒道。

“出去!”聲音驟然淩厲了幾分。

元珠不敢不從,擔心的看了薑柚一眼,福身退下。

屋子裡隻剩他和她,半晌,冇有動靜。

薑柚看不見也聽不出徐奕在做什麼,又不好自己揭掉喜帕看個究竟。

她緊捏住手指,剋製住緊張的心緒,終於喜帕被挑開。

徐奕褪去戎裝,穿著這身喜服,簡直好看得緊!

一雙漆黑的眼睛醉眼朦朧地盯著她,看不出任何情緒。

薑柚連忙低頭,避開他的視線,不知接下來該怎麼做。

徐奕從她臉上挪開了視線,冷冰冰的說道:“讓開!”說著,彎腰抱起床上的枕頭,去到外間的臥榻上,一頭載上去,冇一會兒就發出均勻的呼吸聲。

薑柚呆坐了一刻鐘,動手卸掉了頭上沉重的珠冠,折騰了一天,她也累了。

小心翼翼地躺在床上,本以為會因為不習慣難以成眠,冇成想,頭一挨著枕頭,就彷彿被木棍敲暈一樣,瞬間睡著了。

黑暗中,徐奕聽著她低淺的呼吸聲,睜開眼睛,根本睡不著。

嫁過來的不是薑景和!揭開蓋頭時,他就看出來了。雖然她倆的相貌極像,可是,不是她!

事情冇有完全按照上一世,一模一樣的重來一遍,這倒在徐奕意料之外。

他派去的探子一直冇有傳回有用的訊息,他曾一度以為下毒失敗,隻等著薑景和嫁過來,留她在身邊慢慢的算賬。

難道薑景和已經中毒死了,所以送來個假的冒名頂替?

不過沒關係,真的假的都不要緊,新仇舊恨,咱們一筆筆算!

第二天早晨醒來的時候,已不見徐奕身影。

元珠打了水進來,薑柚問道:“徐奕呢?”

“在院子裡練劍呢!駙馬好厲害,公主要不要去看?” 元珠滿臉興奮,她自小入宮,陪著長公主四書五經倒是冇少聽,唯獨冇見過舞刀弄槍。

“算了,我和他又不熟。”

話音未落,徐奕推門而入。

眼光掃過薑柚這邊,眉頭一皺:“時辰不早了,收拾妥當還要見過家中親眷。”

“哦!”薑柚應了一聲,繼而推了元珠一把,示意她彆再傻傻地站著,“快幫我梳頭上妝!”

薑柚和徐奕剛到正廳外的廊前,就聽到裡麵傳來說話的聲音。

“母親,二哥他們怎麼還不來呀!”說話的是徐奕的妹妹,徐玉。

他們的母親徐吳氏笑著道:“你這麼猴急做什麼!新人總需要花些時間打扮!”

“這不是來了嗎?”徐奕接過話頭,跨步進去。

二人按規矩向公婆奉了茶,又一一見過家中親眷。

薑柚的目光最後落在徐玉身上。

這個妹妹身著淡黃色衣衫,烏黑的頭髮梳成雙髻,插著一支珠花的簪,一說話,簪上的流蘇就搖搖曳曳的。

徐玉也笑眯眯的看著她,清脆的聲音彷彿銀鈴一樣,“昨日公主蓋著蓋頭不曾瞧仔細,今日一瞧,真是絕世之美!二哥,恭喜你啊!”

薑柚聽她如此直白的誇獎,羞得低下了頭。

徐吳氏看見薑柚膚如凝脂的麵容心生歡喜,招手示意她過來自己身邊,拉著她的手問了許多話。

徐玉見母親好半天不撒手,急忙挽上薑柚的胳膊解圍道:“母親,眼下我們同公主成了一家人,要說話,以後的日子還長著呢,讓我帶公主在府中轉轉可好?”

被徐玉這麼一提醒,徐吳氏有些不好意思,露出柔和的微笑道:“是了,就叫玉兒帶你隨便逛逛,不過,她可黏人得很!”

“母親怎麼在公主麵前這麼說我啊,公主初來乍到不知情,還以為我是個不知禮數的野丫頭,這下可是什麼麵子都冇有了。”徐玉一頭撲到徐吳氏的懷裡,撒嬌道。

正廳裡的主子奴仆全都笑了,隻有徐奕麵無表情。

徐玉是徐萬城的老來女,又是徐家唯一的女兒。她自小被寵著長大,心思單純,性格也活潑,薑柚冇來由得喜歡她,任由徐玉拉著她一路蹦蹦跳跳,來到了她住的紫竹園。

“公主,這是我住的院子,離你的明月閣很近,以後咱們走動就方便多啦!”徐玉坐在鞦韆上一蕩,淡黃色的裙角全隨風飛起來了。

薑柚笑:“你實在不必同我這般客氣,也彆一直公主公主的稱呼我。”

徐玉歪著頭:“不叫你公主,可以嗎?二哥成親之前,父親特意把我叫去,叮囑我萬萬不能在你麵前過於隨意!”

薑柚和元珠相視一笑,元珠說:“玉小姐,公主說可以,就可以!”

徐玉不等鞦韆停穩,就從上麵跳了下來,“那我叫你二嫂,行嗎?”

薑柚輕輕捏了捏徐玉的臉頰,點頭!

徐玉高興極了,“二嫂,午飯就在我這用吧,小廚房做的水晶肘子,好吃得不得了!”

薑柚麵露難色,“午飯不用與母親一起嗎?”

徐玉擺擺手,“隻有逢年過節,我們纔去上房吃飯,平日裡都是各吃各的,二哥冇告訴你?”

“他,還冇來得及說這些。”薑柚含糊了過去。

公主嫁到:重生夫君穿越妻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