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二樓房間外帶有迴廊,站在上麵,整條街的景象儘收眼底。

薑柚坐了一柱香的時間,還不見人影,有些按捺不住。

元珠遞給她一塊馬蹄糕,安撫道:“稍安勿躁。”

薑柚接過馬蹄糕,輕咬了一口,食不知味,隨手放下。

正要開口說話,忽聞遠處傳來鳴鑼聲,她趕忙探身向外望去。

隻見街上的人紛紛站立兩側避讓,來的正是皇家儀仗。

先頭的騎兵手持龍旗開道,接著是隨行的官員,緊隨其後是一支龐大的鼓吹樂隊,再後纔是皇帝乘坐的龍輦。

元珠感歎排場盛大,薑柚的視線被龍輦旁一高頭大馬上坐著的年輕男子吸引。

此人身著戎裝,腰懸佩劍,黑髮並未束冠,隻以一根紅絲帶綁著,身姿挺拔如鬆,臉如雕刻般五官分明 ,年歲不大,眼光卻異常清冷。

不知為什麼,薑柚一眼就能確定,他就是徐奕。

男子的眼睛不經意般的向右上方瞥了一眼,似乎有那麼一瞬間與薑柚四目相對,又漫不經心地收回了目光,轉而對著身側另一匹馬上的俊秀男子勾唇微笑,二人相視而笑伴著龍輦繼續前行。

薑柚瞧著他從眼前過去,元珠還在找尋,“這麼多人,駙馬究竟是哪個呀!”

儀仗漸行漸遠,人群中不斷有人竊竊私語。

“徐、陸二位公子文武雙全,聖上甚是喜愛,出行常伴左右。”

“金陵的公主好福氣啊,嫁了這麼一個得意郎君!”

“好什麼呀,你冇瞧見剛纔他倆那樣嗎?”

“你懂什麼,我要是能嫁給這麼俊的小郎君,就算他不喜歡女人,我也情願!”

“讓你獨守空房,過不了幾日你就該受不了了,哈哈哈哈哈!”

“我們出來得太久,該回去了。” 元珠提醒道。

薑柚怔怔地點點頭,目光望著早已消失的儀仗,不願移開。

晚飯是薑柚平日裡最愛的什錦素雞,今日卻冇吃上幾口。

下午那些市井婆孃的閒言碎語,元珠也聽到了,她猜想,公主定是為了此事煩心。

臨睡前,元珠怕薑柚肚子餓,熬了奶糊勸她喝一些。

薑柚不願拂了她的好意,勉強喝了幾口。

元珠一邊鋪床,一邊假裝不經意的說道:“那些市井坊間聽來的話,做不得數的,何必給自己徒增煩惱!”

薑柚頓了下,明白她的言下之意,笑道:“原來你以為我是為了這個煩心!”

元珠轉身看她,眼睛裡都是疑問。

“我隻是覺得徐奕有些眼熟,一時想不起和誰相像。”

“你今兒個瞧見他了?”元珠驚奇。

薑柚點頭,“我想應該是他,不會錯吧!”

元珠還在納悶,那麼多人,她是怎麼認出來的,又聽薑柚問道:“元珠,如果叫你嫁給一個你不認識的人,你會怎麼樣?”

元珠想了想,如實回道:“奴婢不知,奴婢從未想過。”

薑柚拉她坐在自己身邊,把頭枕在她的腿上,喃喃地說道:“會害怕嗎?”

她並冇有期待元珠的回答,因為下一秒,元珠就聽到她均勻的呼吸聲。

接風的宮宴設在兩日後。

薑柚並不擔心。

此次宮宴,她隻需安靜的坐著吃吃喝喝就好了,其餘一切,都由金陵的使節替她應酬。

隻是這繁重的禮服穿在身上,連喘氣都費力,想輕鬆的吃頓飯,怕是不能了。

上京的王宮大概比金陵的要大上十倍不止。

殿的四角高高翹起,琉璃瓦的重簷屋頂在陽光的照射下金碧輝煌。

進入大殿,地鋪白玉,內嵌金珠,水晶碧玉為燈,珍珠為簾,硃紅色的內柱上回盤著栩栩如生的金龍。

金漆雕龍的寶座上,坐著一位睥睨天下的王者。

薑柚不由得感歎,薑徹算是抱了條粗腿。

參加宮宴的女眷在大殿的另一邊就坐,隔著屏風。

宴會進行得熱鬨,絲竹之聲不絕於耳,席間觥籌交錯,言語歡暢,其樂融融。

屏風內側的女眷們,彼此之間不過寒暄敷衍。

薑柚明白,這些王宮之女對她能嫁給徐奕,心懷不滿,一個個正忿忿不平,表麵歌舞昇平不假,背地裡都心照不宣。

突然聽得聖上宣徐奕上前。

薑柚忙豎耳聆聽。

“徐奕,三日後便是你迎娶金陵公主的大喜之日,又逢你父親打了勝仗,可謂喜上加喜!朕高興的很,決定收你為義子,今後與朕的皇子們平起平坐,你可願意啊?”

徐奕聞言,忙跪下,“聖上厚愛,臣不敢當!”

徐老將軍也趕忙起身出列,跪在殿前,“犬子年幼,且資質平庸,豈能與皇子們相提並論,聖上厚愛實不敢當!”

“哎,徐奕是朕看著長大的,朕喜愛他如同喜愛朕的兒子,此事太後與皇後都已應允,愛卿又何必自謙,乾脆答應了吧!”

“這……”

陸國公陸玄平見狀,忙順水推舟道:“聖上抬愛,徐將軍可不要辜負了聖上一片心意纔好!”

徐奕與父親對視一眼,一同叩頭謝恩。

群臣紛紛恭賀,又讚歎徐奕年輕有為,前途不可限量。

薑柚與元珠麵麵相覷,其他的女眷聽了,再也掩飾不住內心的嫉妒,一個兩個都將心思浮現在了臉上,後半程完全將薑柚孤立了。隻有皇後和藹可親的招呼她多進些,教她不要拘束。

宴請一直延續到傍晚才結束。

回驛館的車上,薑柚已經累得癱軟。

一想到成婚以後,諸如此類的宮宴數不勝數,她就頭疼。

“元珠,回去給我煮碗粥吧,我快餓死了!”薑柚可憐巴巴的說道。

“百合粥好不好?”

“不要,我想吃你煮的白粥,配上醃黃瓜和涼拌雞絲,哎呀,想想口水都要流出來了!”薑柚假裝擦了擦嘴。

元珠笑她:“宮宴上那麼多精緻的吃食你都不愛,偏偏要吃醃黃瓜!”

“還說呢,以後再參加這類宴請,我一定提前吃得飽飽的!”

隔日,將軍府的聘禮一車車的往驛館拉,人來人往鬧鬨哄的,大大小小的箱子堆的院子裡,偏殿裡到處都是。

元珠去瞧了熱鬨,回來對薑柚說:“聘禮不是已經送去金陵了嗎?怎麼還有?”

“顯得他們財大氣粗唄,瞧不起咱們邊陲小國唄!”薑柚冷眼相待這一切,手裡拿著早前康大人送來的禮單,粗略過目。

元珠湊過來,對著禮單念起來:“綢緞一千匹,玉器一百二十件,龍鳳呈祥琺琅盤五套,玉如意兩柄。。。。。。”

薑柚瞧她唸的認真,打趣道:“元珠,你挑些喜歡的告訴我,我替你留下來,等你嫁人時,全部送給你做嫁妝!”

公主嫁到:重生夫君穿越妻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