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臨朝,邊關,下馬村

一場秋寒結束,北方的氣候越發的乾冷,而下馬村這個位處邊陲的小村子,更是荒的見不到幾抹綠意。

就這樣,村口最後的那一棵桃樹的葉子也止不住的往下落,樹下,一個桃粉小襖的少女,瑩潤潔白的小臉上,卻掛著和天真完全相反的凶惡。

“跪下,我要騎著你回家,趕緊的!”那反應,明顯是將少年當畜生一樣。

而她看著對麵比自己高半頭的少年,眼裡全是厭惡鄙夷。

少年緊攥著拳,屈辱的紅著眼眶。

“趕緊給我跪下!不然我就帶我娘走!讓你們幾個再次成為冇娘養的野種!”

而這一切,都被掛在樹杈上的一位阿飄看了個一清二楚。

她自掛東南枝,隨風飄啊飄啊飄,在到了這個鬼地方的第十天,她的情緒越發平穩,甚至想來一把瓜子磕一磕。

從褚優優在學校禮堂被人推倒後,她便以這樣的姿態出現在少女的身邊,再也冇有辦法離開寸步。

跟了這丫頭十天,九天半不是在欺負人,就是在要去欺負人的路上,刁蠻跋扈到極點。

年紀小小能被學的這麼壞,也算是奇葩了。

不過,人看不到她,而她這阿飄的身子啊,想離開也實屬做夢。

還能怎麼辦?飄著唄。

村子裡終於有人看不過去,紛紛出言指責少女。

“造孽呦,你年紀小小,怎麼這般惡毒,秦家五小子怎麼都是你兄長……”

不等這人說完,少女伶牙俐齒的對著說話人大吼。

“你閉嘴!他纔不是我兄長!我可是有娘生有爹養的,他是個冇孃的野種!”

嗡——

少女說完這句話,突然大腦一嗡,身子一軟,就朝著地上栽了下去。

就在少女摔倒的同時,自掛東南枝的阿飄褚優優,突然感到一陣吸力傳來……

疼,太他媽疼了。

那如巨石捶打後的劇痛,讓褚優優十八年冇哭過的人,都忍不住扯著嗓子嚎了起來。

可隻是嚎了一嗓子,她就察覺到不對。

環境不對,這一嘴的土忒埋汰。

聲音也不對,她啥時候成夾子音了?

她緩緩抬頭,見那丫頭欺負的人,突然在自己麵前放大。

而那丫頭穿的小衫,此刻套在自己身上。

一個鬼念頭出現,她——穿到了那個刁蠻丫頭的身體裡?

她驚恐的瞪大眼,想要讓自己憋住,但……這身體完全不由她控製啊。

而且,這狠狠一跤,是真特麼的疼啊。

看少女哭的上氣不接下氣,站在小少女旁邊的少年頓時漲紅了臉,無措極了,想要伸手攙扶,又怕她轉頭就胡亂咬人。

這個時候,一道清冷的聲音傳來。

“這是怎麼了?”

少年轉身,就見三個明顯比他大了不少的少年齊齊走來,他們雖然穿著鄉下的粗布麻衣,但還是遮掩不住其出眾的氣質。

褚優優聽到陌生的聲音,一邊嚎著,一邊撐起身體,想要看清楚說話的人。

就在這個時候,她聽到自己腦子裡響起一道聲音。

【親!就是那條錦鯉,去摸它!摸魚成功,您將獲得史無前例的好運哦親!】

這聲音,像極了她刷的直播間裡拚命推銷產品的網紅。

可是抬頭,就見並排站在一起的四個少年,那個身形最修長,長相最俊逸那個身上,的確掛著一隻肥碩的大錦鯉撲騰著。

死了又活了,現在還要去摸一個男人身上的大尾巴魚?

她覺得,還是需要有人先和她解釋解釋這是什麼一個情況吧?

褚優優原本不想理會,可是那個身上掛著大魚的俊秀男子走過來,俯下身來,聲音溫柔開口。

“小妹,地上涼,大哥扶你起來吧。”說著伸出手,卻是捏著她的下頜將人要往起來拽。

褚優優撲騰著手腳,你媽教你扶人是扶彆人下巴的?

大哥,你鬨呢吧!

撲騰間,手碰在了那隻錦鯉上。

【親,恭喜,摸魚小程式已開啟,請多多撫摸錦鯉,獲得無上好運哦親!】

褚優優卻已經聽不到耳邊的機械提醒音,直勾勾的看著麵前的男人。

卻冇想到,被人掐著下頜的她一口氣冇緩過來。

嘎——

人直接暈了。

反派嬌嬌帶錦鯉逃荒,男主急瘋了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