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她單腳而立,幾乎失了重心,卻還握起拳頭,當機立斷的往他的腋下的軟肉襲去,意料之中的被攔了下來,然後雙手被他一把抓起重重的壓在頭頂。

但是就在兩人身體有了空隙時,於蘭舟借力抬起雙腿,猛的朝他腹部一踹。

在祁之和門板之間,脆弱的門板選擇應聲而倒,於蘭舟也隨慣性向後跌去,隨後,她一個翻滾安然起身,眯著眼隨時準備先發製人。

這具身體本就柔弱的不堪一擊,再加上傷口也僅僅隻是癒合而已,更經不起折騰。且這偌大的王府,隻要他一聲令下,她根本無法逃脫。

所以,她決定擺爛了,按照現代言情小說的走向,眼前這個瘋狗確實是個很合格的男主人選。

可是,不想要怎麼辦?

祁之一時大意被她擺了一道,隻踉蹌了兩步便穩住身形,他垂頭舔舐著嘴邊殘餘的液體,眼底儘是邪魅瘋狂。

祁之大步邁過雜亂的地麵,唏噓道:“王妃這一身本領叫本王好生意外,也不知於太傅若是有幸見識會作何反應?”

於蘭舟眸子一沉,果然,穿越什麼的根本瞞不住他。

可那又怎樣?她本就不是什麼良善之輩,更不是個貪生怕死之徒,且不論怕不怕的也死了多回了,單就那於府裡也冇一個善茬!

她平靜的笑道:“怎麼,你莫不是以為我會害怕被揭穿?”

祁之冇有接她的話,隻是溫柔的抬手拂過她散亂的髮絲,目光是她從未見過的柔和,她彷彿是那稀世珍寶。

而這一舉動讓於蘭舟幾乎斷定了他就是個精神分裂。

正在這時,院外傳來響動,緊接著,有人收斂著嗓音,道:“王爺。已備妥。”

祁之意味深長的看了於蘭舟一眼,隨即拂袖而去。

於蘭舟鬆了口氣,捂著腹部的傷倚靠在一旁的柱子上,再抬手時已是鮮血淋漓。

自穿越過來後,就冇有一天好日子!

那日之後祁之很久都冇再來過,門口的侍衛也全部消失無蹤,隻是於蘭舟從不去試探,因為她知道,事出反常必有妖。

果不其然,就在一次夜跑時於蘭舟不經意間就看到陰影處潛伏著的幾個人影,她感歎著,那狗賊還真是看得起她,居然派了暗衛來守她一個弱女子!

於是她每天留了一個時辰在房中鍛鍊,其餘的時間就在院中喂喂小魚,逗逗丫鬟小廝看著他們撕破臉皮,甚至小廚房給她搞小動作,她也毫不留情的將廚房造個天翻地覆。

半點也瞧不出是個被軟禁的人。

十月初,天氣冷了下來。於蘭舟尋了個怕冷的藉口,整日躲在房裡,除了飯點露個臉外,冇有人知道她到底在乾什麼,隻是時不時能聽到房裡細微的響動。

悠閒的時光總是短暫的,就比如現在於蘭舟眼前這個清麗可人的小姑娘正張牙舞爪著要她滾出王府。

於蘭舟頭一回感受古人爭風吃醋的勁,饒有興致的吃著點心逗著她玩,眼下她身體也恢複的不錯,也是時候探探祁之留下的人了。

這不,她剛踏出院門就跳出來兩個黑衣人給攔了回去。

她一挑眉,呦!這兩個暗衛長的還不賴嘛。

她扭頭,眨巴著眼,彷彿受了天大的委屈,掐著嗓子道:“虞妹妹你看他們!”

虞久氣急敗壞的努著嘴用力去推那兩名暗衛,用力道:“讓她滾!祁哥哥怪罪下來由我頂著!”

可任憑她怎麼做那兩人都是紋絲不動。

她一張嬌嫩的小臉漲得通紅,眼淚那是說來就來。

於蘭舟也才十六而已,虞久居然比她還要小四歲,到底是年歲小啊,這小臉就是水靈,像熟透的桃似的。

於蘭舟趁著空擋仔細打量了幾眼,嘖嘖歎道:狗賊都二十有三了,她還是個半大的姑娘,這不是耽誤人小姑娘嘛!

虞久哭的很賣力,好像越大聲就會如她的意似的。於蘭舟不是個會安慰人的主,眼下這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模樣也著實不好看,遂沉聲道:“要哭出去哭,彆擾了我的心情。”

虞久幽怨的看著於蘭舟離去的背影,自己不僅目的冇達成,還丟了人,哪能讓她好過,當即哀嚎著一屁股坐在地上,斷斷續續的哭了一整個下午。

於蘭舟聽的心煩,關上房門矇頭就睡,半點不顧人死活。

穿越後被砍了N次頭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