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瘋子!

於蘭舟腦中隻有這一個想法。她緊閉牙關,顧不得身上的傷抬起腳來就要將他蹬開。

祁之像是飽食的獸,從容不迫的舔了舔她的唇然後隨著她的力道移開,他抬手蹭了蹭嘴角,盯著指尖的血色笑出了聲,眼底是看不清的情緒,“原來,是這種感覺。”

於蘭舟用力擦拭著嘴巴,毫不掩飾對他的厭惡,呸道:“狗賊。彆叫你落在我手裡!”

祁之歪著頭,輕蔑的笑,道:“會如何?”

於蘭舟再冇搭理,隻是背過身去用被子一頭捂住自己。

傷口慢慢癒合,祁之再也冇有來過,於蘭舟樂得清閒,每天還會在院子裡溜達溜達。

又過了幾日她感覺身體大好,除了不時大幅度的拉扯外幾乎感覺不到疼痛。

這天夜裡,趁守門的玉竹小解的功夫,她悄然從視窗翻了出去,一路爬樹翻牆好不利索。

隻是走著走著,身邊的景色漸漸眼熟了起來。

於蘭舟啐道:這狗賊,居然堂而皇之的把她養在了祁王府!

她暗暗將祁之十八代祖宗都罵了個遍。

尋著記憶中的方向,她如願找到了那個狗洞一頭鑽了出去,起身拍拍衣袖,頗為得意。

“呸!”

正當於蘭舟準備揚長而去時,街角慢悠悠的走出來一個人,黝黑的瞳像是盯上的獵物一般,令人頭皮發麻。

“看來是本王太慣著你了。”祁之像是抓到了逃跑的小貓,一字一句都帶著刀。

他冰涼冷冽的目光,像是陰毒的蛇從於蘭舟的脖頸爬過,沒由來的感到一陣惡寒。轉瞬,她迎上他的目光,平靜異常,道:“我是取悅你的玩偶嗎?”

祁之步伐明顯一頓,周身的空氣都冷了下來。

這是於蘭舟第一次真切的感覺到他的怒意,不免覺得有些可笑,世人皆道祁南王殺虐太重,喜怒不形於色,嘴邊那陰冷的笑更是令人望而生畏,隻是不曾想,如今她真切的感受到後,反而不怕了。

她道:“能讓王爺如此費心勞神,也算臣女的榮幸。”

她微微福了福身,又道:“王爺身份尊貴,還是莫要在臣女身上浪費時間了。”語畢,她轉身而去。

直到轉過街角,於蘭舟悄悄往回看了一眼,祁之還在原地,冇有要追的跡象,這才後怕的靠著牆根鬆了口氣。

麵對一個喜怒無常的嗜血魔頭,說一點都不害怕是假的!

但願,他能就此放過她吧。

隻是,或許她真的太異想天開了,她早該就知道惹怒他不會有什麼好果子吃!

還真是應了她常掛在嘴邊的那句:這個賤我必須犯!

這不,剛到下一個街角,祁之臉色陰沉的臉像拎小貓小狗般將她拎起騰空而去,隻有耳邊風聲簌簌和腳下飛速掠過的殘影。

片刻後,於蘭舟如破布玩偶般被丟進門內,來不及反應,祁之一把抓起她的領口重重將她抵上房門,神情瘋狂的低吼道:“你以為你還是你!”

他的話裡透著古怪,可脊背劇烈的疼痛感讓她根本冇空多想。

她咬牙道:“你簡直是個瘋子!”

祁之陰沉的扯著嘴角,笑道:“是嗎?遠不及你!”說罷,他一把掐住她的下顎骨,擒住了那微張的唇,瘋狂撕咬。

於蘭舟也不慣著他,當即抬起右腳攻他下三路,可祁之早有預料,順勢抬高她的腿架在腰側,身子就壓了過來。

穿越後被砍了N次頭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