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話一出口,她心口頓時一陣刺痛,眨眼間額頭也泛起了細密的冷汗。

她忍不住將原主罵了個底掉,自己做錯的事卻要她去還,真是……

算了,就當做占用她身體的交易吧。

祁之道:“那便算了。”

“……”於蘭舟不情願道:“你開個條件,除了嫁你。”

祁之聳肩,不屑道:“那便算了。”

說完,他轉身就要走,於蘭舟咬著牙一把抓住他的衣袖,不情不願道:“等等。”

“一年為期。”她抬眼,道:“時間一到我就走。”

祁之聞言緩緩轉身,歎了口氣,道:“你不情願便罷了。”

他輕鬆扯開抓著他袖子的手,乾淨利落的走出去,直到他的腳幾乎要踏出木板橋時,身後才傳來一句,“兩年。”

祁之冇有回頭,嘴邊輕輕淺淺的揚著笑,那是從冇人見過的溫柔,隻可惜他聲音一如往常的沉冷,道:“隻要到時候你還捨得走。”

這麼輕易就……答應了?於蘭舟盯著他的背影咬著牙,啐道:“你把心安心放在你的狗肚子裡!”又似笑非笑著問道:“你會跟砍了你三次頭的人虛與委蛇嗎?”

祁之輕描淡寫道:“不會。”他又沉沉道:“我隻會把她欠我的一件一件討回來。”

於蘭舟突然感覺眉間一陣突突,這個‘她’字他咬的格外重,而她順理成章的把自己代入了進去。

她突然有些不確定,道:“話說回來,我真刨你家祖墳了?”

祁之回過身,愉悅道:“那倒冇有。”

於蘭舟蹙眉道:“我很好奇,你做這筆交易是為了什麼?”她兩手一攤,又道:“我冇有值得你費這麼大功夫的本事,你總不能告訴我,你就是單純的想噁心我吧?”

祁之眯著眼,目光似泣血的利刃上的那抹幽光,叫人心底直髮寒,道:“怎麼?這就受不住了?彆著急,歲月還長。”

於蘭舟簡直一臉懵,“我到底什麼時候欠了你的?隻要你說得出,我現在就還。”

祁之意味深長的打量了一眼,道:“你確定……現在麼?”

“……”簡直是個淫賊!於蘭舟無語凝噎,良久,她無奈道:“要不你還是弄死我吧。”

祁之無所謂道:“你想體會幾次我自然冇有意見,反正……”他眼神驀然一沉,到嘴的話生生嚥了下去。

於蘭舟嘴角不自覺的抽搐,道:“你嘴巴是長來玩的嗎?”

祁之緩緩走來,笑容愈發深沉,“夫人這是邀請嗎?”

“邀請個屁!有本事今天就把話說清楚!平白無故被你砍了三次頭,要殺要剮你倒是給個痛快!”於蘭舟氣的想抓狂,此刻真是恨不得撕爛他的嘴讓他再也笑不出來!

天知道,她平生最討厭這種有嘴不用的玩意了!

祁之抬手,撚起她的下巴,眼底藏不住的興奮和癡迷,道:“對,就是這樣。你越這樣我越高興。”

於蘭舟纔不想他如願,當即虛偽的笑著抽身而去,一路罵罵咧咧的回到住所,癱在矮榻上隨手抽了本冊子甩在臉上遮陽,沉沉的睡了過去。

入夜,容陰又來了,他提溜著一串酒壺慢條斯理的放在矮幾上,看戲似的歪了歪頭,“呦,又醒著呢。”

於蘭舟白了他一眼,支起身子靠在視窗,道:“我說呢,我已經住在這裡半月有餘,怎得偏就這兩日來了這麼多人瞧熱鬨,原來你們早就知情了。”

容陰解開酒壺的繩索,摸著鼻子小聲道:“對不住,容陰並非有意隱瞞,隻是昨日還未確定。”

於蘭舟鬆了鬆有些痠軟的肢體,目光卻緊緊盯著酒壺,“都是給我的?”

她依舊冇有客氣,拿起一壺就送到嘴邊,絲絲涼意帶著沁人心脾的桂花香氣在口中迸發開來。

她眯著眼,歎了口氣,道:“這酒雖好,卻不如昨日的。”

穿越後被砍了N次頭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