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門外,景和宜甩甩頭,冷靜一下,跑到廚房又拿了一份茶點,回到自己的屋子

陳宏勝還是那個姿勢,看到景和宜進來,說:“你剛纔去你爹的屋子了?”

“對,我拿著糕點,就順便給那個元子羨拿了一份”

景和宜點頭,將糕點放在書桌上,拿起一塊遞給玩積木的景和淳。

“少跟他來往,不是啥好東西,名字都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陳宏勝提起儲君元滿臉嫌棄,拿起桌子上的糕點,整個丟進嘴裡,大口大口地嚼

和宜在心裡暗暗點頭,宏勝你說得全對。

陳宏勝舔了舔手指上的糕點渣,讚賞地說“和宜啊,你這糕點真不錯,比我在酒樓吃的都好吃。”

景和淳得意洋洋地說:“我姐……”

陳宏勝曲著手指給了景和淳一個腦瓜崩,“忘記了,要叫哥哥。”

“哎喲。”景和淳捂著頭“我哥哥做得真好吃”

陳宏勝低聲問:“為什麼和宜是哥哥”

“因為要保護和宜”景和淳信誓旦旦的說

“對了,下回彆忘了,再吃一塊。”

景和淳鄭重地接過糕點,“和淳不會忘記了,和宜是和淳的哥哥,是和淳一輩子要護著的人。”

景和宜看著眼前一大一小,笑而不語,很是無奈。

陳宏勝表情嚴肅地拍了拍景和淳的肩膀,“很對,第一步,你就該讓對麵那個叫元子羨的,離和宜遠點”

景和淳懵懂地問“為什麼啊?”

陳宏勝來勁了,先是透過窗戶望瞭望在廚房忙碌的景茂典,然後轉頭關上了房間門,關之前還看了眼對麵緊閉的房門

“來,都靠近點,宏勝叔給你們分析分析,你爹他不聽我的,我得讓你們知道厲害”陳宏勝虛著聲說

景和宜看陳宏勝這架勢,也探頭去聽,將做生意的事暫時放在一旁

陳宏勝看了這兩個人興致勃勃,就賣起關子,裝模作樣地端起茶杯,抿了一口

景和淳催促道“快說,快說。”

景和宜作勢要走,陳宏勝連忙攔住說,

“這就說,著什麼急啊。”

景和宜抱著手臂看著打算再喝一口茶的陳宏勝

陳宏勝連忙放下茶杯,輕咳兩聲,虛著聲說

“你們知道嗎?他那身上的傷口啊,雜得很”頓了頓,等著他們接話

“知道嗎?”

景和宜看著陳宏勝賣弄,故意不迎合他,看著他尷尬

景和淳年紀小,看不清兩個人之前的眼神交流,接不到下句,連忙接話

“不知道,不知道,宏勝叔你快講。”

“還是和淳好。你宏勝叔我,雖然看著不可靠,可也見過大世麵的人,那個元子羨的新傷,一看就是青樓調教人常用的手段。”

景和宜心裡一驚

小七跳出來:“女主角夏婭庭就是在青樓被男二儲君元救了”

景和宜默唸:“這個元子羨是不是儲君元?”

小七回答:“書裡冇寫”

“原姐呢?她知道嗎?”景和宜又問

“勿擾模式,我聯絡不上”

景和宜還想說什麼,就聽見陳宏勝在給景和淳解釋

“青樓你們知道不,男的花錢去找女的,聊天玩樂,做夫妻。也有男的去找男的,做夫妻”

景和淳疑惑地問,“做夫妻不是要拜堂嗎?”

“有時候花錢也是可以的。”陳宏勝笑得一臉燦爛,調侃不懂事的景和淳。

景和宜一巴掌拍在陳宏勝的背上,把陳宏勝嚇得差點打翻茶杯

景和宜警告地說“宏勝叔,不該說的彆說”

“是咯是咯,和宜變成大人了,宏勝叔聽和宜的。”

景和宜被他怨婦般的語氣逗得無奈一笑,說

“宏勝叔,你磨蹭半天才憋出來一個,也證明不了他是個壞人,還有彆的嗎?既然有新傷,那舊傷呢。”

“這舊傷啊,隱藏在新傷了,還有一些疤,像是兵器傷的。”

兵器,景和宜臉色嚴肅,又問

“怎麼知道是兵器啊?這傷口可都是差不多啊。”

陳宏勝雙手抱臂,抬了抬下巴,得意地說

“這你就不懂了吧,首先啊,刀傷和箭傷,傷口形狀可不一樣。再者這青樓老鴇調教人手段可多了,最常見的就是紮針,傷肉不傷皮,皮要是傷了,要怎麼賺錢呢。最後呢,就是經驗,你宏勝叔,打架行家啊”

經驗主義啊,經驗主義不可取

景和宜在腦子裡問小七,“小七,儲君元除了在青樓救過女主外,還乾了啥,簡介裡他還不是有隱藏身份嗎?”

小七無力地回道“宿主,你忘記了,書被原姐鎖了啊”

景和宜有點尷尬,又問句

“原姐呢,

小七無奈地說“勿擾呢”

景和宜好奇地問“她這是擅離職守,我可以懲罰她嗎?”

小七歎了口氣說,

“懲罰不了,你可以投訴,投訴她會被扣積分”

“你們還有積分啊。”

“你在嘀嘀咕咕什麼啊。”陳宏勝手在景和宜眼前搖了搖,“是不是被宏勝叔的分析嚇到了,不怕的,這小子那小身板打不過你宏勝叔的。”

又開始自說自話:“不是我帶有偏見啊,這個元子羨長成那個樣子,在今天這個世道,過不了安生日子,麻煩絕對是一籮筐。更彆提什麼青樓啊,刀傷。

再說了,能開青樓都是背後有勢力撐腰的,你爹不是還說,那天晚上有幾個壯漢在搜人,可八成,不就九成絕對青樓的打手,早點送走為好,免得惹上麻煩。”

“你們得幫忙勸勸你爹,特彆是你”指了指和宜,“你爹最聽你的,你說的話你爹絕對會聽”

景和宜心想,她當然知道她爹會聽她的話,這不就把麻煩帶家了嘛

她也想趕走他,但是客觀條件不允許啊

這個世界的係統,也就是原姐,隻在救元子羨這件事上出現,其他什麼訊息都冇有透露,不知道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

這個世界,她要完成的任務目前還是未知

這讓景和宜很不安,未知在異世界代表著危機

她不是一個人,這裡她還有家人

當務之急,不僅僅是要完成暴富的任務,還要搞清元子羨的真實身份,摸清任務內容

暴富任務,十天賺十兩銀子

當她想跟喋喋不休講元子羨威脅論的陳宏勝提起時,景茂典的聲音在外頭響起

“吃飯啦,彆講了。”

“就來,就來”陳宏勝答應道

景和宜一把拉住要出門的陳宏勝,小聲地問

“宏勝叔,賺錢的事”

陳宏勝一拍腦袋,“哎喲,我給忘了”

外頭,景茂典將飯菜端給儲君元出來後,看著拉拉扯扯的兩個人,催促道,“快點出來,飯要涼了”

陳宏勝眼神示意景和宜,你爹景茂典可是在呢。

景和宜隻能鬆開拉住陳宏勝的

陳宏勝給景和宜回了一個“彆怕,有叔呢”的眼神

“吃完飯,吃完飯,再不出去,叔絕對給您分析分析。”又拿起來剩下的糕點塞進嘴裡,口齒不清地應著,“你這個糕點真是不錯”

穿書之我女扮男裝坑了反派當小弟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