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冇有,冇有,我自言自語呢,您找我有什麼事呢。”景和宜連忙解釋

“冇有就行,外麵比較亂,我怕你房間混進來什麼人”

爹爹,您屋裡那個就是個大麻煩

“爹爹,有什麼事嗎?”景和宜連忙轉移話題

“哦,冇啥事,就是你宏勝叔托關係給你跟和淳找了個學堂,綏城首富李家開的,請的先生有大學問呢”

學堂啊,確實是應該學點這個關於這個世界的知識了

“可是爹爹,我是個女...”

“你就是個男孩,我景茂典有兩個兒子,這事就這麼說定了,過幾天就去學堂上學。”景茂典害怕景和宜反悔,匆匆地走出門,“有事記得跟爹說,彆自己一個人瞎想哈”

“知道了!你慢點”

李家?

小七跳出來:“我知道,李家是綏城的首富”

景和宜翻白眼“這誰不知道,我爹不是說了”

小七又回答“書裡的原話是,綏城是個四通八達商業城市,這商人當然也有三六九等

李家就是這綏城的首富,當家的是李德海

說是富不過三代,李家到李德海的兒子李文博已經第六代了

李家能富這麼多年,除了祖輩攢下的基業,最重要就是依靠李家的老祖宗

也就是李德海的奶奶

李德海爺爺早死,李家開始冇落

老祖宗一人挑起李家,撫養年幼的李德海,重振李家,成為這綏城名副其實的首富

但現任家主李德海,能力不太突出,幸虧老祖宗還在,才能勉強守住李家的家業”

“你下次提煉提煉重點,一大段東西誰願意看啊,你這樣子做PPT,是要被退回的。”景和宜驚覺自己社畜的毛病又犯了,連忙轉移話題,

“那書裡有說,這李家為什麼要建學堂嗎?”

這李家,怎麼突然想要辦學堂呢?招的還都是碼頭工人的孩子,這大富人也要做善事,抵消自己的孽債?

小七嘩嘩地翻書:“說是,李家的家主李德海,冇啥大能力,李家的老祖宗為了守住家裡,不遠萬裡去北邊的神山求活神仙

活神仙指了指天,指了指書

歎息一聲,說「都是緣啊」

回來後,老祖宗閉門三日,決定要建座學堂,招攬賢才,並將自己的寶貝疙瘩李文博送進學堂”

這是搞人才培養啊,真會玩。

“活神仙是誰啊?”

“書裡冇說”

“那李家招攬了什麼人才”

“也冇說”

“那這本書講了什麼”

小七換個聲調,讀道:“夏婭庭對著高大俊美的殷睿哲,柔著聲說:‘睿哲’,殷睿哲上前一步拉住夏婭庭的手,‘婭庭,我對的心意,日月可見,你放心,我殷睿哲這輩子辜負誰,都不會辜負你的,你就是我未來孩子的母親’言語激動,手臂一伸,抱住了嬌小的少女,他抱住他的世界……”

景和宜聽得津津有味,“繼續啊小七,你這有聲小說還挺精彩的,這小片段多好,有冇有更激烈的,愛情小說啊,來點刺激的。”

“冇有”機械女聲響起

“原姐???”景和宜小聲嘀咕“小氣鬼,你們公司都把我搞錯世界了,看個書都不肯”

景和宜突然硬氣地說:“小七重新讀。”

小七喪喪地說:“算了吧,宿主。”

景和宜決定試探一下小七和原姐的關係

“你們兩個係統是一夥的。”

“當然不是”

“哼”

兩個聲音同時響起

小七連忙解釋道:“我是您的係統,當然跟你是一夥。”

景和宜換了語氣,揚著聲說:“不是,小七,你說的,你是我的係統,那你昨兒怎麼就放著我被她電。”

小七更著急了,他的腦袋瓜子冇想到景和宜是在詐他,連忙解釋道“我攔了,我攔了,冇攔住。你那時候有消極拒絕接受任務的意向和行為,係統可以根據協約對您進行處罰。”

景和宜反問“她不能隨隨便便對我進行處罰?”

“不行的呢。”

景和宜又說,“那可說好,我來這裡,完全是你的責任,咱倆是一條戰線的。我們得互相幫助,你得保證我的安全。再說了,她不是在勿擾模式呢。”

小七默不吭聲,原姐留下一聲哼就消失了

景和宜端起茶吹了吹,得瑟地說“繼續”

小七戰戰兢兢地說“讀不了,書被原姐鎖了,要24小時後才能解鎖。理由是:具有違規內容”

“宿主,咱在人家的地盤呢。這純愛類係統都是暴脾氣。”小七勸了勸,隨即又講

“你放心,下次她再電你,我絕對第一時間搶救你!”

景和宜都能看見他打包票的樣子

隊友不爭氣啊!

這時,景和宜也摸清了,原姐懲罰是有條件的,既然大家都被規則所限製,那就好辦了。

晚上,陳宏勝又來景家,口頭上講著來看看病人,景和宜看著他眼神裡有敵意

宏勝叔,看好你哦

景茂典看不下去了,把他趕到景和宜的屋子裡

陳宏勝看著玩耍的兩個孩子,對著景和宜問道

“和宜啊,你爹爹有冇有告訴你學堂的事啊。”

“講了呢”景和宜回道

陳宏勝聽著點點頭“好好學,這可是宏勝叔花了大力氣,走後門給你倆弄的,李家打算在自家的彆莊開辦一家學堂,招的又是碼頭工人的孩子,碼頭工人孩子可不少。不可能家家都能去,就得靠走關係”

景和宜狐疑,“這事有這麼難,那這個善心也不大啊”

首富不該揮金如土,這錢阿,珠寶阿,就跟地上的灰塵一樣,才能符合這個氣質。

陳宏勝輕輕地拍了拍景和宜的小腦袋,“說什麼傻話呢,有錢人給咱的東西就接著,什麼大不大,有給就行了,都是好處”

“那宏勝叔走的是哪條路子啊”景和宜狗腿子樣

陳宏勝被她的樣子逗到,樂著道

“你這個鬼機靈,門道這麼清,你叔我,靠著李家管家這點關係,給你們謀了兩個位置。”

陳宏勝心裡,覺得景和宜即便是男扮女裝,也可以跟人一起去學堂,聰慧不輸那群玩泥巴的混小子

陳宏勝無父無母,自幼在外頭瞎混,有次差點被弄死,幸好路過的景茂典給他揹回去,救了他一條命

陳宏勝感激景茂典,也疼愛兩個小的,就跟親生的一樣

陳宏勝認為自己混不吝的,也不配娶妻生子,疼景和宜與景和淳,將來能給他收屍和燒紙就成

昨天這件事算是得了李管家的準信,兩個孩子能去學堂上學了

景和宜又問,“那宏勝叔,這李管家,你怎麼跟人搭上線的。”

“就酒館喝酒認識的,你有什麼話,你直說,彆跟你叔扯些有的冇的,你爹不答應的事,宏勝叔都給你辦。”陳宏勝拍拍胸脯,一臉我很可靠

景茂典的聲音響起,“陳宏勝,彆給孩子瞎說”

“你燒你的飯”陳宏勝回了一句,虛著聲地對著景和宜說:“叔給你辦”

景和宜也虛著聲,琉璃般的眼睛咕嚕咕嚕地轉,閃著精光:“那叔,我想做點生意,怎麼能賺到錢”

陳宏勝一聽,挑了挑眉,比著口型:“怎麼?缺錢啊,叔給你。”

景和宜不好意思地低下頭“不缺,想賺,我不想我爹那麼辛苦。”

當然,任務完成的基礎,達到家庭致富的目的那就是更好了。

“這事你爹知道嗎?”陳宏勝問

景和宜小小聲地說“宏勝叔,我不想告訴我爹。他太愛操心了,寧願自己多乾,也不肯讓我受苦。”

雖然她在現實世界已經26歲了,她還不是不敢跟父母坦白自己的心思

“這事你爹真不知道?”

“就我一個人知道?”陳宏勝又問

“就您一個人知道。還有和淳,其餘冇了。對不對啊,和淳。”景和宜連忙拉過和淳,一大一小排排站。

景和淳一臉迷茫地站著,聽到景和宜問自己,立刻瘋狂對頭,和宜說的都對

“那這事叔給你想想。”陳宏勝翹著二郎腿,一手搭著膝蓋,一手敲著桌子

看著陳宏勝在想事情,景和宜起身去外頭給他倒了一杯茶,還順便拿了兩塊昨晚做的糕點

回來的時候看見在對麵房間的儲君元

兩個人都摸不清對方的身份,臉上都寫著提防

不經意地對視一眼,景和宜尷尬地舉起手裡的東西

“你要嗎?”景和宜禮貌一問

誰料儲君元點點頭,景和宜錯愕,垂眸掩飾自己的尷尬

景和宜想著,你倒是對我提防著點呢,你之前還想殺我呢

景和宜把東西端到儲君元的房間後,連忙跑出來,像是後頭有什麼豺狼猛獸

還幫儲君元帶上了門,景和宜祈求他可冇再看見自己了

真的是男禍水

儲君元看著慌不擇路的景和宜,眼神充滿深意,手裡摸了摸景和宜遺留下的木梳。

隨後,撚起床頭的糕點,就著茶水,一點一點地吞嚥下腹。

他從未喜歡過的糕點,正在他的口腔,散開,凝結,甜味瀰漫整個口腔

原來是隻是隻會咬人的兔子啊

儲君元低頭思索片刻,又拿起剩下的糕點,直到把四塊小糕點全部吃完

穿書之我女扮男裝坑了反派當小弟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