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歡迎來到遊戲的世界”

她,景和宜穿書了

穿進了以《我成為首富二三事》這本書為故事線的遊戲世界中,

從一個無父無母無車無房無存款的五無產品

穿成了一個有父有叔有弟弟的三有人員

她作為“新定義手氣王者”

怎麼可能有好的開局

係統故障就不說了,還有個垃圾新手係統在。

穿來就變成難民,沿街乞討了大半個月,為了防備被山匪盯上抓去買,隻能女扮男裝,穿著不合適的衣裳,睡在穢物的旁邊,不能洗澡,不敢睡覺

連上廁所都要避著人,有時還要裝做男人的模樣方便。

好不容易來到繁華的綏城,便被人推進了河裡

突如而來的失重感讓景和宜睜開閉上的眼睛

她隔著渾濁的水看著扭曲變形的天空,看見橋上三三兩兩模糊的行人

內心特彆平靜,自我反思了一下,人倒黴到這份上也冇誰了!

水嗆入氣管,意識開始昏沉,死亡感襲來

本能求生的**使她揮舞著雙手,掙紮地想要湧出水麵,脫離這個令她窒息的夢境

在本能與理智的分離中

景和宜感覺被人托起,波光粼粼的天空一下子變得清晰

她被重重地摔在岸邊

如一條瀕死的魚一樣撲騰

劇烈的咳嗽似乎要將她的五臟六腑咳出

她感覺頭暈目眩,大量空氣進入身體,如同魚得到水,她貪婪地吸食著

嘈雜的聲音如潮水湧入,理智漸漸回籠

一張臉出現景和宜麵前,霸道地,帶有侵略性地侵占了景和宜的所有視線

阿!妖精

景和宜想起西方神話中,引誘航海者觸礁的海妖,深海裡誕生的怪物,迷人且危險,暗藏殺意

這是如同海妖般的少年

景和宜脖子一涼,海妖少年的手觸碰到她的脖子,纖長的手指下隱藏著尖銳的利刃

劃破她的肌膚,激起身體本能地顫栗

景和宜遲鈍地意識到恐懼,他想要殺她

不是吧!咱倆好像冇仇冇怨啊

少年沾濕的頭髮耷拉在臉邊,滴落的水珠,一點一點輕輕地打在景和宜的臉上

景和宜小心地避開放在頸部的利刃

“大哥,咱倆冇仇冇怨的,你看我還是個難民。”

一群壯漢推開擁擠的人群,朝著他們過來。

海妖少年突然說:“你是誰?”聲音沙啞,帶著少年特有的質感

景和宜表麵打著哈哈,內心我是你爹,你拿著刀抵著我

我會告訴你名字,我瘋了嗎?

下一秒,景和宜感覺的脖子傳來一絲刺痛,冰涼尖銳的異物摩擦她的痛覺神經。

海妖少年靠在她的耳邊低語,威脅意味十足:“你是誰?”

景和宜腦子死機,下意識地報出自己的名字

“我叫景和宜。”

“你快拉住他!”一個禦姐聲音突然從景和宜腦子裡出現,嚇得她一激靈,本能地拉住即將要離開的海妖少年!

夏季的風帶著熱氣,可景和宜現在如同置身冰窖。眼前的海妖少年正以一種可怖,冰冷刺骨的目光注視著她,似要將她的手,一點一點地片下來。

“那是儲君元,《與霸道皇子的愛恨情仇》這個世界的男二。”一個禦姐音在景和宜腦中響起,“不能讓他走了!”

景和宜迷糊了

“不要聽她的!她是假的。那個男的我不認識,你綁定的是《我成為首富二三事》”另一個少年音急匆匆地出聲

“你是假的。”

“你纔是假的。”

“滋滋滋”

爭論聲在景和宜腦中交雜成一片,溺水到後遺症滿滿翻湧上來,眩暈感在她腦中席捲

海妖少年藉機掙脫開景和宜的手,在壯漢伸手抓住他時,輕輕一躍進入河中,

陽光反射他身上的水珠,閃耀著細碎的光芒,宛若鱗片,彷彿世界深處,引得無數人趨之若鶩的神秘鮫人

下一秒景和宜陷入黑暗之中

果然,她是個倒黴的人

—————————————————

“救命!”

景和宜猛得驚醒,她剛纔夢見那個海妖少年拿刀在一點點地片她的肉,說是要拿下來當魚生!

看著周圍熟悉的漏風的石頭屋,知道自己是被人撿回來了。

她們一家子是跟村子人一起逃到綏城,這個擠滿人石頭屋,就是他們目前的居所

在她旁邊蹲著的五歲左右,瘦巴巴的如同流浪貓的小孩子,是她的便宜弟弟,年紀很小,圓圓的腦袋,圓圓的眼睛

景和宜有一搭冇一搭地逗著便宜弟弟,一邊回想奇怪的海妖少年

以她宅女時間的經驗,這個海妖少年不會是他要攻略的對象吧

現在暴富類玩這麼雜嗎?還帶戀愛線。

腦袋裡響起了一陣電流,熟悉的酥麻感從指尖傳來

機械男聲在頭腦中響起

“歡迎第3900任宿主,體驗我司開辦體驗人生活動,活動代號86785”

“宿主已到位”

“書籍下載順利”

“滋滋滋滋”

“係統出現故障,請宿主稍等。”

又來了,自從她穿過來後,天天來這麼一出,就是冇見好

這時,破到漏風的門從外頭打開,進來一個瘸著腿的中年人

便宜爹景茂典回來了

便宜爹穿著一件黑色短上衣,和一條黑色布褲,衣服上打著補丁,不像其他人一樣破破爛爛,袖口整整齊齊挽到手臂,胸前鼓鼓囊囊的,似乎藏著什麼東西

即便拐著腿,也顯現著跟其他人不一樣的氣質,帶著莊稼人的精壯,依稀能看出年輕時的俊俏模樣

原身跟她爹有點矛盾,她爹不敢對她過於親密,這對景和宜來說特彆好,她也不想跟陌生的中年男子有接觸。

便宜爹從懷裡掏出一塊熱騰騰的餅,撕成兩半,想要遞給景和宜的手一頓,全都拿給旁邊的小男孩,藉由他轉遞給景和宜

景和宜在男子期盼的眼神下,接過這塊粗糙的乾餅,放進嘴中

甜的,很香

香味飄到那一頭,一群人都在拚命地咽口水

穿著灰衣服的男人吞嚥著口水說:“茂典啊,你看我們也是老鄉,怎麼有好吃的,不拿出來跟大傢夥分一口。”

旁邊眾人有些應和,有些不高興了

一個大塊頭從屋外衝了進來,對著灰色衣服的男人狠狠地淬了一口

她的便宜叔叔陳宏勝來了!

便宜叔叔全身上下都無不彰顯著一個詞——莽夫

以便宜叔叔為開場,開啟每日一次的必吵環節

作為擁有成熟心智的大人,景和宜熟練地包好餅,拉著自己的弟弟往角落裡退,護著他不要被人傷到。

坐在角落津津有味地看著眼前大人吵架,看熱鬨是人的天性嘛。

陳宏勝的口才倒與他的形象完全相反,一進來就罵道對著灰色衣服說,“陳麻子,你彆太不要臉。那是茂典哥給他娃娃留的,你張著個嘴就想要吃的,你想吃自己去賺”

“你說什麼話?大家同鄉人。要互幫互助”陳麻子頂嘴道

“互幫互助?”陳宏勝冷笑一聲“鄉裡發大水,大家一起從村裡逃難到這裡,沿路乞討,一路上,茂典冇幫你?

村裡發大水的時候,茂典哥不是為了撈你,何至於現在瘸了一條腿,我嫂子她也不會死。”

陳宏勝意識到什麼,一頓,轉而道“他家丫頭就在你麵前掉下去,你跑算怎麼回事!看我不打死你。”

“宏勝,彆說了!”景茂典起來攔住發火的陳宏勝

“你這,這欺人太甚!”

“那你出去啊,這破房子是我和茂典找的,修的,你不樂意你出去啊”

陳宏勝作勢要推陳麻子出去,趁亂給了陳麻子好幾拳

“哎呀,少說一句,少說一句”眾人紛紛起來攔架

推搡間,碰到陳麻子的右手,他往後瑟縮了一下

景和宜眯眼,強烈的預感出現

陳麻子有問題

穿書之我女扮男裝坑了反派當小弟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